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赵嘏的诗词_赵嘏的诗词翻译_赵嘏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7-01     浏览次数:0
“乡心正无限,一雁度南楼。”赵嘏《寒塘》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晓发梳临水, 寒塘坐见秋。

  乡心正无限, 一雁度南楼。


【译文】

  清晨起来到水边去梳洗,因在寒塘得见一派凉秋。

  思乡之情正值无比烦乱,又见一只孤雁飞过南楼。


【赏析一】

  这首诗写客中秋思。前两句写作者晓临寒塘而见秋色;第三句写见秋色而触发乡愁;末句以景结情,一则渲染了浓重的秋意,同时以雁南归反衬人不得归。全诗情景交融,意境混成,含蓄有味。


【赏析二】

  此诗兼层深与浑成,主要还是作者生活感受深切,又工吟咏,“初非措意,直如化工生物,笋未生而苞节已具,非寸寸为之也。若先措意,便刻画愈深,愈堕恶境矣。”(毛先舒)此理又不可不知。


【赏析三】

  前二句谓早起临水梳发,因此(“坐”)在塘边看到寒秋景色。但如此道来,便无深意。这里两句句法倒装,则至少包含三层意思:一是点明时序,深秋是容易触动离情的季节,与后文“乡心”关合;二是暗示羁旅困顿,到塘边梳洗,以水为镜;三是由句式倒装形成“梳发见秋”意,令人联想到“羞将白发照渌水”、“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李白)的名句,这就暗含非但岁华将暮,而人生也进入迟暮。十字三层,言浅意深。

  上言秋暮人老境困,三句更加一层,点出身在客中。而“乡心”字面又由次句“见秋”引出,故自然而不见有意加“码”。客子心中蕴积的愁情,因秋一触即发,化作无边乡愁。“无限”二字,颇有分量,决非浮泛之辞。乡愁已自如许,然而末句还要更加一“码”:“一雁度南楼”。初看是写景,意关“见秋”,言外其实有“雁归人未归”意。写人在难堪时又添新的刺激,是绝句常用的加倍手法。韦应物《闻雁》云:“故园渺何处?归思方悠哉。淮南秋雨夜,高斋闻雁来。”就相当于此诗末二句的意境。“归思后说闻雁,其情自深。一倒转说,则近人能之矣。”(《唐诗别裁》)“一雁”的“一”字,极可人意,表现出清冷孤独的意境,如写“群雁”便乏味了。前三句多用齿舌声:“晓”、“梳”、“水”、“见秋”、“乡心”、“限”,读来和谐且有切切自语之感,有助表现凄迷心情,末句则不复用之,更觉调响惊心。此诗末句脍炙人口,宋词“渐一声雁过南楼也,更细雨,时飘洒”(陈允平《塞垣春》),即从此句化出。


【赏析四】

  《古今词话》引毛先舒论作词云:“意欲层深,语欲浑成”,“大抵意层深者语便刻画,语浑成者意便肤浅,两难兼也。”这话对于近体诗也适用。此首一作司空曙诗。取句中二字为题,实写客中秋思。常见题材写来易落熟套,须看它运用逐层深入、层层加“码”的手法,写得别致。初读此诗却只觉写客子对塘闻雁思乡而已,直是浑成,并不见“层深”。大抵作者如蚕吐丝(诗),只任自然;而说诗者须剥茧抽丝(思),层次自见。


【赏析五】

  赵嘏 , 字承佑,楚州山阳(今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人, 约生于宪宗元和元年(806)。 年轻时四处游历, 大和七年预省试进士下第, 留寓长安多年,出入豪门以干功名, 其间似曾远去岭表当了几年幕府。 后回江东, 家于润州(今镇江)。 会昌四年进士及第, 一年后东归。会昌末或大中初复往长安, 入仕为渭南尉。 约宣宗大中六、七年(852、853)卒于任上。 存诗二百多首,其中七律、七绝最多且较出色。

“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赵嘏《江楼感旧》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

  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


【译文】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江边的高楼,我思绪纷然好像有满腹的忧愁。

  我看见月光就像是水一般流淌,流淌的水又像是天空茫茫悠悠。

  我还记得我们曾经一同来望月,而如今同来的你们又在哪勾留?

  要知道这江楼水光相接的风景,和去年所见一样幽美一样轻柔。


【赏析一】

  这是一首情味隽永、淡雅洗炼的好诗。

  在一个清凉寂静的夜晚,诗人独自登上江边的小楼。“独上”,透露出诗人寂寞的心境;“思渺然”三字,又使人仿佛见到他那凝神沉思的情态。这就启逗读者,诗人在夜阑人静的此刻究竟“思”什么呢?对这个问题,诗人并不急于回答。第二句,故意将笔荡开去从容写景,进一层点染“思渺然”的环境气氛。登上江楼,放眼望去,但见清澈如水的月光,倾泻在波光荡漾的江面上,因为江水是流动的,月光就更显得在熠熠闪动。“月光如水”,波柔色浅,宛若有声,静中见动,动愈衬静。诗人由月而望到水,只见月影倒映,恍惚觉得幽深的苍穹在脚下浮涌,意境显得格外幽美恬静。整个世界连同诗人的心,好象都溶化在无边的迷茫恬静的月色水光之中。这一句,诗人巧妙地运用了叠字回环的技巧,一笔包蕴了天地间景物,将江楼夜景写得那么清丽绝俗。这样迷人的景色,一定使人尽情陶醉了吧?然而,诗人却道出了一声声低沉的感喟:“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同来”与第一句“独上”相应,巧妙地暗示了今昔不同的情怀。原来诗人是旧地重游。去年也是这样的良夜,诗人结侣来游,凭栏倚肩,共赏江天明月,那是怎样的欢快!曾几何时,人事蹉跎,昔日伴侣不知已经飘泊何方,而诗人却又辗转只身来到江楼。面对依稀可辨的风物,缕缕怀念和怅惘之情,正无声地啃啮着诗人孤独的心。读到这里,我们才豁然开朗,体味到篇首“思渺然”的深远意蕴,诗人江楼感旧的旨意也就十分清楚了。


【赏析二】

  短小的绝句律诗,一般不宜写得太实,而应“实则虚之”,这才会有余情余味。

  这首诗,诗人运笔自如,赋予全篇一种空灵神远的艺术美,使读者产生无穷的联想。诗中没有确指登楼的时间是春天还是秋天,去年的另一“望月人”是男还是女,是家人、情人还是友朋,“同来”是指点江山还是互诉情衷,离散是因为世乱飘荡还是情有所阻,这一切都隐藏在诗的背后。读者完全可以展开自己想象的翅膀,在诗人提供的广阔天空里自由飞翔,充分领略这首小诗的幽韵和醇美。


【赏析三】

  《江楼感旧》是唐代诗人赵嘏的作品。这是一首怀念旧友旧事的诗作,写诗人在一个清凉寂静的夜晚独自登上江边的小楼,放眼望去,但见清澈如水的月光,倾泻在波光荡漾的江面上,写出了清丽绝俗的江楼夜景;然后,诗人却道出了一声声低沉的感喟,巧妙地暗示了今昔不同的情怀。

  全诗语言淡雅,以景寄情,情感真挚,诗人运笔自如,写旧事则虚实相间,赋予全篇一种空灵神远的艺术美,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和隽永的韵味。


【赏析四】

  这是一篇怀旧的诗篇,作者用简明的词语叙述了登楼望月,因景兴感,思念故人的过程。

  全诗平淡如话,没有雕琢的痕迹,但是江水,月光,星辰浩宇,以及感旧之情都跃然纸上,可见作者的推敲练字之功底。用不同时间景物的相同来衬托人物的不同,在读者的脑海中形成两组画面,一组是作者与友人联袂在江楼上欢声笑语地游玩,一组是作者故地重游,孑然一身,沉思渺然,用蒙太奇的手法,把两组画面交织在一起,产生第三感觉,时光易逝,人世沧桑,充满聚散无常之感,增加了艺术的感染力。


【赏析五】

  赵嘏(约 806—约 853),字承祐,楚州山阳(今江苏淮安)人。唐武宗会昌四年(844)进士,官渭南尉。工诗,宋葛立方《韵语阳秋》卷四评价道:“《长安秋望》诗云:‘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当时人诵咏之,以为佳作,遂有‘倚楼’之目。”有《渭南集》三卷,《全唐诗》录其诗三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其诗五首又七句。

  《江楼感旧》一作《感怀》,一作《江楼书感》,差别不大,但《江楼感旧》比较原始,比较切题,比较具体,还是用《江楼感旧》为好。

  前两句写登楼。首句扣题。“独上江楼”说明过去和人同上过江楼,这就为“感旧”埋下了伏笔。“思渺然”是说思绪万千,究竟想些什么,诗人引而不发,让读者在下文中寻找答案。次句写上楼后所见。一是“月光如水”,形容月光像水一样清亮;二是“水如天”,形容水像天空一样明净。两者又采用顶针的手法紧密联系在一起,读起来声如贯珠。更重要的是这句诗将月光、水和天连成一片,三者交相辉映,造成了一种宁静、广阔、澄澈的境界。

  后两句写感旧。主要通过物是人非来表现对去年同来望月者的怀念。这是诗歌中经常出现的主题,但是诗人赋予它以江楼望月这样一个独特的题材,使得这首诗仍然能引起广泛的共鸣。

  此诗结构绵密,首句“独上江楼”与第三句“同来望月人”相互照应;次句写所见之景与第四句“风景依稀似去年”相照应;“思渺然”与后两句写物似人非之感相照应。

“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赵嘏《长安秋望》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云物凄凉拂曙流,汉家宫阙动高秋。

  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

  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

  鲈鱼正美不归去,空戴南冠学楚囚。


【译文】

  灰蒙蒙的云雾夹带着寒意天刚刚亮,宫殿四周开始呈现出深秋的景色。

  稀疏的晨星伴随着从边塞上横空而来的大雁,凭楼眺望忽闻笛声引起无限乡愁。

  篱笆旁紫色艳丽的菊花欲开未开,十分静谧,池沼里莲花花瓣已凋谢。

  故乡鲈鱼正鲜美而我却不归去,又是何苦戴着南方的冠冕学楚囚?


【赏析一】

  《长安秋望》是唐代诗人赵嘏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

  这首诗通过诗人望中的所见,写秋风中夜间长安景象,并寄离着诗人思乡的深远情怀。这首诗前四句写诗人秋晓远望之所见与感受。颈联写景,烘托出秋日凄清的气氛。末两句写归思,通过“莼鲈之思”和“南冠楚囚”的典故,抒发自己欲归而不得的苦闷心情。


【赏析二】

  这首七律,通过诗人望中的见闻,写深秋拂晓的长安景色和羁旅思归的心情。

  首联总揽长安全景。在一个深秋的拂晓,诗人凭高而望,眼前凄冷清凉的云雾缓缓飘游,全城的宫观楼阁都在脚下浮动,景象迷蒙而壮阔。诗中“凄清”二字,既属客观,亦属主观,秋意的清冷,实衬心境的凄凉。正是这两个字,为全诗定下了基调。

  颔联写仰观。“残星几点”是目见,“长笛一声”是耳闻;“雁横塞”取动势,“人倚楼”取静态。景物描写见闻动静的安排,颇见匠心。寥落的残星,南归的雁阵,这是秋夜将晓时天空中最具特征的景象;高楼笛声又为之作了饶有情韵的烘托。晨曦初见,西半天上还留有几点残余的星光,北方空中又飞来一行避寒的秋雁。诗人的注意力正被这景象所吸引,忽闻一声长笛悠然传来,寻声望去,在那远处高高的楼头,依稀可见有人背倚栏杆吹奏横笛。笛声那样悠扬,那样哀婉,是在喟叹人生如晨星之易逝呢,还是因见归雁而思乡里、怀远人?吹笛人哟,你只管在抒写自己内心的衷曲,却可曾想到你的笛音竟这样地使闻者黯然神伤吗?这一联是赵嘏的名句。据《唐诗记事》卷五十六记载,诗人杜牧对此赞叹不已,因称赵嘏为“赵倚楼”。杜牧如此激赏,巩怕就是由于它选景典型、韵味清远的缘故。

  颈联写俯察。夜色褪尽,晨光大明,眼前景色已是历历可辨:竹篱旁边紫艳的菊花,一丛丛似开未开,仪态十分闲雅静穆;水塘里面的莲花,一朵朵红衣脱落,只留下枯荷败叶,满面愁容。紫菊半开,红莲凋谢,正是深秋时令的花事;以“静”赋菊,以“愁”状莲,都是移情于物,拟物作人,不仅形象传神,而且含有浓厚的主观色彩。目睹眼前这憔悴含愁的枯荷,追思往日那红艳满塘的莲花,使人不禁会生出红颜易老、好景无常的伤感;而篱畔静穆闲雅的紫菊,俨然一派君子之风,更令人忆起“采菊东篱下”的陶靖节,油然而起归隐三径之心──写菊而冠以“篱”字,取意就在于此吧?

  上面三联所写清晨的长安城中远远近近的秋色,无不触发着诗人孤寂怅惘的愁思;末联则抒写胸怀,表示诗人毅然归去的决心:家乡鲈鱼的风味此时正美,我不回去享用,却囚徒也似的留在这是非之地的京城,所为何来!“鲈鱼正美”,用西晋张翰事,表示故园之情和退隐之思;下句用春秋锺仪事,“戴南冠学楚囚”而曰“空”,是痛言自己留居长安之无谓与归隐之不宜迟。

  诗中的景物不仅有广狭、远近、高低之分,而且体现了天色随时间推移由暗而明的变化。特别是颔颈两联的写景,将典型景物与特定的心情结合起来,景语即是情语。雁阵和菊花,本是深秋季节的寻常景物,南归之雁、东篱之菊又和思乡归隐的情绪,形影相随,诗人将这些形象入诗,意在给人以丰富的暗示;加之以拂曙凄清气氛的渲染,高楼笛韵的烘托,思归典故的运用,使得全诗意境深远而和谐,风格峻峭而清新。


【赏析三】

  此诗最突出的特点是意象之美。作者调动多个秋天的元素如雁、笛、菊、莲、鲈等,将它们由上及下、由远及近、由实及虚,由动及静,编织成生动立体、凄美感人的4D动画,尤以颔联出色,以致诗人被杜牧赞为“赵倚楼”(杜牧咏紫薇出色,也被人名为“杜紫薇”)。其次是格调美,诗人借自然时光的无情流转,对尘网困人的悲哀颇有感悟,流露于诗中言外,虽徒唤无奈,但心灵却是超脱的。

  “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以实达虚,意象俱佳,秋之凄美,思之绵邈,心之空灵,绝矣!


【赏析四】

  本诗是按时间顺序来写的。

  “首联(第一二句)总揽大唐长安全景,……‘凄清’二字,既属客观,亦属主观,秋意的清冷,实衬心境的凄凉。正是这两个字,为全诗定下了基调。”(赵庆培)

  “汉家宫阙动高秋”,唐家宫阙在西北的高远秋晨中出现了,可是那里广大的宫殿里没有作者的一席之地。(“动”很难翻译得神妙)正如今天有人在都市之夜看万家灯火,但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一盏灯一样。

  奔走的结果,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于是,赵嘏想起了“家”。

  什么叫“家”?“家”就是你心中的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它可能是一所房子、一圈院子、一座村庄,可能是爱心博大的父母,它可能是宽厚无悔的恋人,失落时失意时想到它,无助无望时想到它。“海天茫茫,风尘碌碌,酒阑灯灺人散后,良辰美景奈何天,洛阳秋风,巴山夜雨,都会情不自禁地惦念它。”(柯灵)

  有“温暖”的地方才有“家”。

  你有“家”吗?你有过“家”吗?

  “家”可能不是故乡,如果故乡有了嘲笑;“家”可能不是父母兄弟姐妹的院落,如果亲人有了势利;“家”可能不是爱人的怀抱,如果爱人有了失望。

  赵嘏是幸运的,他在想“家”。

  颔联(三四句)写仰观。赵庆培这样解释:“‘残星几点’是目见,‘长笛一声’是耳闻;‘雁横塞’取动势,‘人倚楼’取静态。选景典型、韵味清远。”

  “残星几点”表明天未亮,看样子大雁与作者都不能安眠,但大雁趁早赶往南方去了,但自己身为淮安人(南方人)却滞留在西北长安。

  谁在吹笛?谁在吹思乡曲?谁在早起登楼远望?你是不是也如我一样思乡?可你不知道我听你笛声,你更不知道你的长长笛声搅动我乡愁万钟。“倚楼”二字真形象,它写出了吹笛人的无助感无力感。焉知作者不“倚楼”?“长笛一声”,也让我一下子颓然无力。你也倚楼我也倚楼。

  颈联(五六句)写俯察。“夜色褪尽,晨光大明,景色已是历历可辨:竹篱旁边紫艳的菊花,闲雅静穆;水塘里面的莲花,红衣脱落,枯荷败叶,满面愁容。”(赵庆培)

  “紫艳半开篱菊静”,竹篱旁的菊花,让我们想到了“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陶潜、陶靖节、陶彭泽),人家能隐居故乡,无思无虑,自己只能空抱幻想在长安熬日子,相比之下,百感交集。准备学习陶渊明的人大多是不如意之人或是过于如意之人,赵嘏属于前者。紫艳的菊花正精神饱满地盛开,但作者心灰意冷;“菊静”恰恰是表明作者内心不静。

  “红衣落尽渚莲愁”,这是明显的拟人手法。他把红荷瓣称为“红衣”,他心中的“莲”应该像位美丽女子,可是现在秋天已到,她岁华渐老美丽不再了。岂止是“莲”,自己不也是在等待中老去吗?“愁”字既是写水边的红荷叶败花谢,雨打风残,一片狼籍,又是写自己目睹此景联想自身的愁上加愁。

  尾联(最后二句)直接抒情,表达了回乡的迫切。他用了两个典故。“鲈鱼正美”是西晋张翰的逸事,张翰,字季鹰,苏州吴江人。据《晋书·张翰传》记载:张翰在洛阳做官,(在齐王司马冏手下做“东曹掾”,官不大),因见西风(秋风)起,同时也看到王室内斗激烈,就想起了家乡的莼菜羹、鲈鱼脍,于是辞职回家去了,此故事被世人传为佳话,“莼鲈之思”也就成了中国人思乡的代名词。

  “南冠、楚囚”是春秋时楚国人钟仪的典故。楚共王七年(公元前584年),楚国攻打郑国战败,楚人钟仪沦为战俘并被送往晋国关押,是为“楚囚”。虽然作了阶下囚,他依然戴着南方楚国的帽子以示不忘家乡故国,是为“南冠”。晋国最后释放了钟仪,楚国晋国重归于好。“南冠、楚囚”成了中国人刻苦卓绝、舍身守义的代名词,有时也代表思乡。诗人赵嘏用的是后者。


【赏析五】

  这是一曲高秋的赞歌。题为“长安秋望”,重点却并不在最后的那个“望”字,而是赞美远望中的长安秋色。“秋”的风貌才是诗人要表现的直接对象。

  首句点出“望”的立足点。“楼倚霜树外”的“倚”,是倚立的意思,重在强调自己所登的高楼巍然屹立的姿态;“外”,是“上”的意思。秋天经霜后的树,多半木叶黄落,越发显出它的高耸挺拔,而楼又高出霜树之上,在这样一个立足点上,方能纵览长安高秋景物的全局,充分领略它的高远澄洁之美。所以这一句实际上是全诗的出发点和基础,没有它,也就没有“望”中所见的一切。

  次句写望中所见的天宇。“镜天无一毫”,是说天空明净澄洁得象一面纤尘不染的镜子,没有一丝阴翳云彩。这正是秋日天宇的典型特征。这种澄洁明净到近乎虚空的天色,又进一步表现了秋空的高远寥廓,同时也写出了诗人当时那种心旷神怡的感受和高远澄净的心境。

  “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第三句转笔写到远望中的终南山。将它和“秋色”相比,说远望中的南山,它那峻拔入云的气势,像是要和高远无际的秋色一赛高低。

  南山是具体有形的个别事物,而“秋色”却是抽象虚泛的,是许多带有秋天景物特点的具体事物的集合与概括,二者似乎不好比拟。而此诗却别出心裁地用南山衬托秋色。秋色是很难描写的,它存在于秋天的所有景物里,而且不同的作者对秋色有不同的观赏角度和感受,有的取其凄清萧瑟,有的取其明净澄洁,有的取其高远寥廓。这首诗的作者偏于欣赏秋色之高远无极,这是从前两句的描写中可以明显看出的。但秋之“高”却很难形容尽致(在这一点上,和写秋之“凄”、之“清”很不相同),特别是它那种高远无极的气势更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在这种情况下,以实托虚便成为有效的艺术手段。具体有形的南山,衬托出了抽象虚泛的秋色,读者通过“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的诗句,不但能具体地感受到“秋色”之“高”,而且连它的气势、精神和性格也若有所悟了。

  晚唐诗往往流于柔媚绮艳,缺乏清刚遒健的骨格。这首五言短章却写得意境高远,气势健举,和盛唐诗人王之涣的《登鹳雀楼》有神合之处,尽管在雄浑壮丽、自然和谐方面还不免略逊一筹。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