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刘长卿的诗词_刘长卿的诗词翻译_刘长卿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8-11     浏览次数:9
“孤城向水闭,独鸟背人飞。”刘长卿《余干旅舍》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摇落暮天迥,青枫霜叶稀。

  孤城向水闭,独鸟背人飞。

  渡口月初上,邻家渔未归。

  乡心正欲绝,何处捣寒衣?


【译文】

  草木摇落暮色中天空显得高远,青枫树上经霜的叶子零落疏稀。

  孤城面对着河水城门已经关闭,单单一只鸟儿背向人向远方飞。

  水边的渡口一轮新月刚刚升起,邻家的渔夫外出打鱼还未回归。

  思乡的心情已经令人肝肠寸断,什么地方砧声错落正在捣寒衣?


【赏析一】

  《余干旅舍》是唐代诗人刘长卿创作的一首五律。此诗描写了诗人寄寓在余干旅舍时,独自凭眺周围,看到一片凄凉萧瑟的景色,再加上阵阵捣衣之声,触动了深深的乡情愁思。全诗按时间顺序,从日暮时分到夜色渐浓,到明月初上,最后到夜色阑珊,层层透露出诗人越来越强烈的乡情旅思,感情真挚,意蕴深沉。


【赏析二】

  此诗是刘长卿在唐肃宗上元二年(761年)从岭南潘州南巴贬所北归时途经余干所作。诗人寄寓余干旅舍,伫立门外,看到秋风萧瑟,草木摇落,暮色渐深,城门紧闭,不禁生发思乡之情,作下此诗。


【赏析三】

  颔联写暮色渐深,这冷落的氛围给诗人带来孤苦的感受:秋空寥廓,草木萧瑟,白水呜咽。诗人独立旅社中远望冥思,希望能有所慰藉,可是,“闭”字冷酷地将诗人的希望浇灭。余干城门也关闭起来了,连城也显得孤孤单单的。而一只鸟儿飞翔,也给空寂的环境带来一丝生机,但是,独鸟也不愿久留,背人远去,那况味是难堪的。“背”字表现了诗人内心的落寂和萧条。“独鸟背人飞”,含蕴着宦途坎坷的深沉感慨。此联句头为一“孤”一“独”,暗示了诗人孤苦背时,宦途坎坷的凄凉境遇。


【赏析四】

  这首五言律诗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羁旅思乡之情。全诗按照时间顺序描写了日暮后的凄凉景色,由看得见“枫叶稀”的日暮时分,写到夜色渐浓,城门关闭,进而写到明月初上,直到夜阑人静,坐听闺中思妇捣寒衣的砧声,时间上有递进,凄凉的感情也在逐渐递进,直到最后达到了高潮,将凄苦的心情写得痛彻心扉。这体现了诗人在小城旅舍独自观察之久,透露出他乡游子极端孤独、寂寞的情怀和思乡情绪逐渐加浓,直到“乡心正欲绝”的过程。诗人巧妙地将内心的感情融合到环境中,自然也变得奇美无比,意蕴深厚,感情绵长。诗笔灵秀宛转,把这种内在的层次,写得不着痕迹,非细心体味不能得。一首小诗既有浑成自然之美,又做到意蕴深沉,十分难得。


【赏析五】

  “孤城向水闭,独鸟背人飞。”这两句是说,暮色之中,诗人在旅舍门外伫立凝望,暮色渐深,余干城门也关闭起来了;秋空寥廓,草木萧疏,白水呜咽,连这座余干城也显得孤孤单单,独鸟也背人远去。似乎也暗喻着诗人的孤苦背时,宦途坎坷,引发起深沉的感慨。写景寓情,语调凄凉,却又灵秀宛转。

“天香月色同僧室,叶落猿啼傍客舟。”刘长卿《将赴岭外留题萧寺远公院》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竹房遥闭上方幽,苔径苍苍访旧游。

  内史旧山空日暮,南朝古木向人秋。

  天香月色同僧室,叶落猿啼傍客舟。

  此去播迁明主意,白云何事欲相留?


【赏析一】

  公元759年(唐肃宗乾元二年)旧历正月,诗人刘长卿由长洲尉暂摄海盐令(今浙江海盐)。不久,因官风严正,遭小人诽谤,罢官入狱。出狱后,遣往洪州(今江西南昌)待命。次年秋,贬为潘州南巴尉(今广东电白)。赴任前重游当地有名的南朝古寺,即梁代内史萧子云为高僧慧远创建的寺院。诗人此时蒙冤受屈,远谪南荒,重游旧地,满怀抑郁,在院内题下了这首律诗留念。


【赏析二】

  此诗前两联写景,是融情入景;后两联叙事,是即事抒情。写景清秀多姿,叙情真挚动人,语言淡雅有致,婉而多讽。宋荣总评刘诗的风格说:“感情强烈,克制怨愤,写不遇之感清词妙句,令人一唱三叹。”(《漫堂说诗》)闻一多先生评此诗说:“写得情深意厚,怨而不怒,深得温柔敦厚之旨,开大历十才子之端。”


【赏析三】

  首联概写游寺开始的印象。先是掩映在竹丛里的幽静禅房,门内延伸着一条满布苍苔曾经踏过的旧路,今昔不同的感慨油然而生。

  次联描绘寺内的重点文物。寺院创建人萧内史的故居(旧山)正冷落在夕阳里,而当年种植的古木如今也以萧瑟的秋容与人相对了。“空日暮”,“向人秋”两句的凄凉景象,写景中融注感情色彩,反映出诗人此时悲苦落寞的心境。既是重游,又属雅土,寺僧定然相识,少不了一番款待。

  腹联便转写主客酬对的场面和诗人感情起伏的心态。上句写在桂花飘香、月明如素的禅房里,摆设斋宴,宾主洽谈,谈论人生世相、浮云富贵一类话题,诗人原本沉重的心情,暂得宽解。“天香”,是指桂花,或受自骆宾王“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诗句的启发,也与秋的时令吻合。然而,在短暂“快然自足”之后,诗人又回到现实,意识到自己毕竟是获罪遭谴之人,王命催促,身不由己,很快就要被迫走上远谪岭外的艰苦征途,不免将当晚的“天香月色”禅房宴聚同明夜“叶落猿啼”的孤舟旅况对比,想到这倍觉伤感,怨愤之思,不能自已,凝成了尾联婉而多讽的诗句:“此去播迁明主意,白云何事欲相留?”“播迁”,即流放远谪之意。明明是被诽谤,蒙冤遭贬,却还要说是,明主的恩遇,其中的不满与讽刺显而易见。“白云”是借用梁人陶弘景“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的诗意,陶诗拒绝梁武帝诏他出山,后来竟获恩准,而诗人此时眷恋白云,却欲留不得。“何事欲相留”,是问白云,问寺院中与尘俗的僧友:“这是为什么呢?”诗人心中有数,白云、僧友也未必不清楚。“明主意”三字,也带有几分忠爱之思,说明诗人心中还有一定的儒家“诗教”影响,因此能将内心无可奈何的愤懑情绪,用温婉含蓄的语言道出,更觉悱恻动人。


【赏析四】

  “天香月色同僧室,叶落猿啼傍客舟。”这两句是说,僧室内香烟缭绕,月光泻入,一片清静;而江边贬客的舟旁,却是木黄叶落,猿声哀啼,一片秋日的悲凉,伴随着诗人悲伤的心情。反映出诗人遭贬后的悲怨心情。以对比手法,写景喻情,妙在抒写自然,无做作之态。


【赏析五】

  刘长卿(大约726——大约786),字文房,汉族,宣城(今属安徽)人,后迁居洛阳(今属安徽),河间(今属河北)为其郡望。玄宗天宝进士。肃宗至德中官监察御史,后为长洲县尉,因事下狱,贬南巴尉。代宗大历中任转运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转运留后,又被诬再贬睦州司马。德宗建中年间,官终随州刺史,世称刘随州。

“平沙渺渺迷人远,落日亭亭向客低。”刘长卿《登余干古县城》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孤城上与白云齐,万古荒凉楚水西。

  官舍已空秋草没,女墙犹在夜乌啼。

  平沙渺渺迷人远,落日亭亭向客低。

  飞鸟不知陵谷变,朝来暮去弋阳溪。


【译文】

  这是一座小小的山城,踞高临水,就象塞上的孤城,恍惚还象先秦时那样,矗立于越国的西边。它太高了,仿佛跟空中白云一样高;也太荒凉了,似乎亿万斯年就没人来过。城里空空的,以前的官署早已掩没在秋天茂密的荒草里,唯有城上的女墙还在,但已看不见将士们巡逻的身影,只在夜间听见乌鸦在城头啼叫。站在城头眺望,平旷的沙地无边无际,令人迷茫;孤零零的夕阳,对着诗人这个远方来客冉冉低落下去,天地显得格外沉寂。然而无知的鸟儿不懂得这一切,依然飞到这里觅食,朝来暮去。


【赏析一】

  唐肃宗上元二年(761)刘长卿从岭南潘州南巴贬所北归时途经余干,诗人被贬谪,是由于为官正直不阿而遭诬陷,因此他深感当时的政治腐败和官场污浊。刘长卿途经余干之时,又刚刚经过军阀战乱,触处都见战争创伤,显出国家衰弱、人民困苦的情状,使诗人更加为唐朝国运深忧,故而创作这首诗。


【赏析二】

  《登余干古县城》是唐朝诗人刘长卿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唐肃宗上元二年,诗人从贬地南巴北归时途经余干,登临古县城吊古伤今而作。这首诗写景抒情而又不拘泥历史事实,为了突出主旨,诗人作了大胆的虚构和想象,诗人在缅怀历史的同时,又通过描绘被贬途中景色,来抒发诗人忧国忧民的心情。


【赏析三】

  这首即景抒情的诗篇,就包蕴着这种感慨深沉的叹喟,寂寥悲凉,深沉迷茫,情在景中,兴在象外,意绪不尽,令人沉思。这城废弃在唐初,诗人把它前移至先秦;废弃的原因是县治迁移,诗人含蓄地形容为政治腐败导致古城衰亡。出于这样的构思,次联写城内荒芜,醒目点出官舍、女墙犹在,暗示古城并非毁于战争。三联写四野荒凉,农田化为平沙。末联归结到人迹湮灭,借《十月之交》的典故,点出古城荒弃是因为政治腐败,导致人民离乡背井,四出逃亡。旧说《十月之交》是“大夫刺幽王”之作,诗中激烈指责周幽王荒淫昏庸,误国害民,“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噂沓背憎,职竞由人”,造成陵谷灾变,以至“民莫不逸”。结合前三联的描述,可见这里用的正是这层意思。


【赏析四】

  这是一首山水诗,更是一首政治抒情诗。它所描绘的山水是历史的,而不是自然的。荒凉古城,无可赏心悦目,并非欣赏对象,而只是诗人思想的例证,感情的寄托,引人沉思感伤,缅怀历史,鉴照现实。所以这诗不但在处理题材中有虚构和想象,而且在诗的结构上也突出于表现诗人情怀和自我形象。诗人满怀忧国忧民的心情,引导人们登临这高险荒凉的古城、空城、荒城、指点人们注意那些足以引为鉴戒的历史遗迹,激发人们感情上共鸣,促使人们思想上深省。


【赏析五】

  “平沙渺渺迷人远,落日亭亭向客低”这两句是说,登上城头眺望,但见平旷的江水自远而来,令人迷茫;高空里一轮夕阳,对着诗人这个远方来客冉冉低落下去,天地显得格外沉寂。以景寓情,见诗人苦闷愤怨之情。“向客低”三字余味无穷。

“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刘长卿《送李中丞之襄州》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流落征南将,曾驱十万师。

  罢归无旧业,老去恋明时。

  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


【译文】

  这位漂泊流离的征南老将,当年曾经指挥过十万雄师。

  后来他罢职回乡没有产业,到老年他还留恋贤明之时。

  少壮时独立功勋三边平静,为国轻生只有随身佩剑知。

  在茫茫的汉江上飘来荡去,日到黄昏你还想要去哪里?


【赏析一】

  《送李中丞之襄州》是唐代诗人刘长卿的作品。此诗以深挚的感情颂扬了李将军的英雄气概、忠勇精神和卓著功绩,对老将晚年罢归流落的遭遇表示了无限的同情。


【赏析二】

  “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这两句是说,他忠勇为国,勇猛可以制敌,忠良足可对君,致使边境安全,顽敌逃遁;他这份以身许国之心,只有日日夜夜相随身边的宝剑最知情。前句言李中丞之功,后句隐含着李中丞身退有其不可明言之隐情。“一剑知”三字有不平之气,耐人寻味。


【赏析三】

  此诗抒发作者对主人公被斥退罢归的惋惜不满与感慨之情。起句以浩叹发出,“征南将”点明归者以前身份,就是这位南征北战的将军,如今却被朝廷罢斥遣归,投老江头,萧条南归,恓惶而去。“流落”二字融注情感,突发领起,总冒全首,含裹通体,撞心触眼,是为一篇主意所在,一起手即与别者连缀纽结,开出下文若大天地。此句从眼前事写起,次句叙其人先前军职显要,重兵在握。“驱”意为统率,下得有力。“十万师”而能驱遣自如,表现其叱咤风云的才干,足见其人的不凡。不过这些都成为过去,一个“曾”字,深深地荡入雄壮的岁月,饱含唏嘘惋叹。首联今昔对比,叙其身世处境,感慨难以名状。

  颔联写友人困顿坎坷,仍眷恋朝廷。“罢归”“老去”指出将军“流落”之因,“归无旧业”说明题目的“襄州”,仅家徒四壁而已。也暗示其人一心戎马,为国征战不解营生。在“古木苍苍离乱后,几家同住一孤城”(《新息道中作》)的时代,老去投归,景况可想。两句上二下三,前后转折,意义上中间含个“而”字在,顿挫而沉郁,有杜诗风神。所谓“明时”,实则为作者对时局的微词。戎马一生、屡树战功的将军,却被罢斥,足见朝廷之“不明”。两句为对文,作互文看更有慨触。次句语由直寻,羌无故实,但“老去”犹“恋”,则使人不能不想起廉颇老矣还希重用的史实,而同情这位被迫退职的军人。

  颈联两句又荡回过去,承“曾驱”来,追忆将军昔日独镇“三边”(泛指边防),敌寇生畏,关塞晏然,有功于国。次句为“一剑知轻生”的倒句。“一剑知”,意谓奔勇沙场,忠心可鉴,此外,出生入死,效命疆场,也只有随身伙伴——佩剑知道。有感于时局不明,焉得逢人而语,这是感慨系之的话。两句字斟句酌,句凝字稳。谓语“静”“知”殿在句后,以示其人的功业与赤心。独静三边,为国轻生,以示“罢归”,尚非其时。

  以上六句都可视为挥手别后所思,尾联“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结到眼前,以实景束住,念及其故居旧业无存,因此有“欲何之”的忧问。既罢归而无所可去,伤其恓惶流落,老而不遇。这末尾回首一问,既关合“罢归”句,又与起手“流落”语意连成一片。日暮苍苍,汉水茫茫,老将白发,归去何方。沉沉暮色吞去了一片孤帆,茫茫汉江也似乎吞没了诗人关照的疑问,“欲何之”的关注之情,也使人思绪波荡,触动读者深切的寻思和悬念。


【赏析四】

  刘长卿(709?—790?),字文房,郡望河间(今属河北),籍贯宣城(今属安徽)。青少年读书于嵩阳,天宝中进士及第。肃宗至德年间任监察御史,后为长洲尉,因事贬潘州南巴尉。上元东游吴越。代宗大历中以检校祠部员外郎为转运使判官,任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贪赃,贬为睦州司马。德宗朝任随州刺史,叛军李希烈攻随州,弃城出走,复游吴越,终于贞元六年之前。其诗气韵流畅,意境幽深,婉而多讽,以五言擅长,自诩为“五言长城”。


【赏析五】

  诗的前六句,都是刻划老将形象的,用语豪壮,老将舍身为国、英勇奋战的神威形象表现得非常突出有力。结尾一联,寓情于景,以景衬情,含蓄地表现老将日暮途穷的不幸遭遇。全诗情调悲怆,感人至深。

“楚国苍山古,幽州白日寒。”刘长卿《穆陵关北逢人归渔阳》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逢君穆陵路,匹马向桑乾。

  楚国苍山古,幽州白日寒。

  城池百战后,耆旧几家残。

  处处蓬蒿遍,归人掩泪看。


【译文】

  与你相逢在穆陵关的路上,你只身匹马就要返回桑乾。

  楚国的青山依然苍翠古老,幽州的太阳发出阵阵凄寒。

  城里经历上百次战乱之后,还有几家老人在世上保全。

  到处是残垣断壁蓬蒿遍野,你定会流着眼泪边走边看。


【赏析一】

  唐代宗大历五、六年(770—771)间,刘长卿曾任转运使判官、淮西鄂岳转运留后等职,活动于湖南、湖北。诗当作于此时。此时安史之乱虽已平定,但朝政腐败,国力衰弱,藩镇割据,百姓民不聊生,特别是安史叛军盘踞多年的北方各地,更是满目疮痍,一片凋敝景象。诗人对此十分了解,深为忧虑。因此当他在今湖北麻城北面的穆陵关,路遇一位急切北返渔阳(治今天津蓟县)的行客,不禁悲慨万分地将满腹忧虑倾诉于这位归乡客。


【赏析二】

  《穆陵关北逢人归渔阳》是唐代诗人刘长卿创作的一首五律。此诗以作者向北归渔阳的行客告知北方实情,集中反映了安史之乱给国家和人们带来的苦难,寄寓着诗人忧国忧民的深沉感慨。全诗语言朴实,情感沉郁,尤其是颔联“楚国苍山古,幽州白日寒”二句,文字精练,状景鲜明,空间阔远,诗意深邃,为历代广为传诵的佳句。


【赏析三】

  此诗首联写相逢地点和行客去向。“诗人见归乡客单身匹马北去,就料想他流落江南已久,急切盼望早日回家和亲人团聚。次联借山水时令,含蓄深沉地指出南北形势,暗示他此行前景,为国家忧伤,替行客担心。

  ”苍山古“是即目,”白日寒“是遥想,两两相对,寄慨深长。”幽州白日寒“,不仅说北方气候寒冷,更暗示北方人民的悲惨处境。这二句,诗人运用比兴手法,含蕴丰富,有意会不尽之效。接着,诗人又用赋笔作直接描写。经过长期战乱,到处是废墟,长满荒草,使回乡的人悲伤流泪,不忍目睹。三、四联的描述,充实了次联的兴寄,以诫北归行客,更令人深思。


【赏析四】

  这是一篇痛心的宽慰语,恳切的开导话,寄托着诗人忧国忧民的无限感慨。手法以赋为主而兼用比兴,语言朴实而饱含感情。尤其是第二联:”楚国苍山古,幽州白日寒“,不唯形象鲜明,语言精炼,概括性强,而且承上启下,扩大境界,加深诗意,是全篇的关键和警策,是全篇的主线。它具有不语而悲的效果。也许正由于此,它才成为千古流传的名句。


【赏析五】

  刘长卿(709—780年),字文房,河间(今河北河间)人,开元二十一年(733年)中进士,官终随州刺史,人称刘随州。他的诗多作于安史之乱后。善写景,长于五言。与钱起齐名,并称”钱刘“。著有《刘随州诗集》。

“荒村带返照,落叶乱纷纷。”刘长卿《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荒村带返照,落叶乱纷纷。

  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

  野桥经雨断,涧水向田分。

  不为怜同病,何人到白云。


【赏析一】

  《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作于大历十年(775)石城山下的碧涧别墅,收入《全唐》卷147。皇甫侍御,即皇甫曾,生年不详,贞元元年(785)卒。与兄皇甫冉(717——770)齐名,时人比之为西晋著名文学家张载、张协。皇甫冉、皇甫曾兄弟都是与刘长卿诗酒唱和的朋友。这次至碧涧别墅访问刘长卿,其一,是故友情深,其二是因为其兄皇甫冉去世后,他编辑遗文,请独孤及写序(《全唐文》收此文,题目是《唐故左补阙安定皇甫公(冉)集序》),路过看望刘长卿。


【赏析二】

  本诗表现了对友人过访的惊喜。诗人精于造境,诗中先写荒寒、凄寂的晚景以此表现来客之希,再写路途之难以见来客之情真。然诗中于衰败落景描写中,也写出了自己的栖隐中失意的心境与避世心态,诗人写友人独能于此中寻找自己。他仿拂已能从中体会主人这一心绪,这则突出了他们之间共同旨趣,作者以审美的态度将这一同病相怜的心理表现极有诗意。


【赏析三】

  一个“喜”字说明,老友皇甫曾来访的深情在刘长卿的心头荡漾,涌起了无限的感激之情。在这荒村暮秋,“落叶乱纷纷”的时刻,“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路上无其他行人,所见唯有皇甫曾这位老朋友。在身处贬谪没有归宿之地的时候,竟然有老朋友来访,这是老友皇甫曾对于遭到贬谪的老朋友何等深厚的感情。“不为怜同病,何人到白云?”足见皇甫曾是自己的知心人,刘长卿真是激动万分。

  诗中对于碧涧别墅周围环境的描写,使我们看到了当时的石城山的山水是充满自然情趣的。刘长卿对这里情有独钟,看中的是在这里可以与“野寺”即大佛寺为邻(野寺长依止,田家或往还。老农开古地,夕鸟入寒山。——《偶然作》),可以与鼓山、沃洲山的先贤王羲之、支遁、谢灵运以及故去的李白、灵一等成为心灵上的朋友,可以与越州的诗人、朋友如皇甫曾、严维等以及诗僧灵澈、普门上人方便地来往,进行心灵上的倾诉与交流。这些在他的其他诗歌中都有反映。

  前人评论这首诗说:“文房五言皆意境好,不费力气;此尤以不见意为长。”(乔亿《大历诗话》)含蓄蕴藉,不着痕迹,含感激与感慨之情于言外,是这首诗的魅力所在。

  皇甫曾也有《过刘员外长卿别墅》一诗描述在碧涧别墅见刘长卿时的情景,是“谢客开山后,郊扉积水通”。这是说刘长卿的碧涧别墅是谢灵运客居剡中时“郊扉积水通”、从这里出发去开山辟“谢公道”的地方。这里是得谢公灵气的好地方他感慨与老朋友“江湖千里别,衰老一樽同”,江湖相别和衰老的到来都如同喝一杯酒一样,转瞬即过,不必伤感。在这“返照寒川满,平田暮雪空”的碧涧别墅里,应该是“沧州自有趣,不便哭穷途。”“沧州自有趣,不便哭穷途”,回答刘长卿“不为怜同病,何人到白云”而来,安慰刘长卿要放开胸怀,自得其乐,也说明皇甫冉的心是与刘长卿相通的。


【赏析四】

  “野桥经雨断,涧水向田分。”这两句写雨后村景——雨后水涨,野桥被淹没(或被冲断),涧水暴涨,流向田间。惯常景象,诗人似在不经意中道出,颇具韵味。


【赏析五】

  刘长卿,以五言律擅长,玄宗天宝进士。肃宗至德间任监察御史、长洲县尉,贬岭南南巴尉,后返,旅居江浙。代宗时历任转运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再贬睦州司马。他生平坎坷,有一部分感伤身世之作,但也反映了安史乱后中原一带荒凉凋敝的景象。如《穆陵关北逢人归渔阳》、《疲兵篇》、《新息道中作》等,笔调苍凉沉郁。刘长卿诗以五七言近体为主,尤工五言。五律简练浑括,于深密中见清秀。如《新年作》、《岳阳馆中望洞庭湖》、《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海盐官舍早春》等。七律也多秀句,如“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别严士元》)、“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长沙过贾谊宅》)。五绝如《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江中对月》、《送灵澈上人》,以白描取胜,饶有韵致。但他的大部分诗内容单薄,境界狭窄,缺少变化,有字句雷同之感。

“同作逐臣君更远,青山万里一孤舟。”刘长卿《重送裴郎中贬吉州》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猿啼客散暮江头,人自伤心水自流。

  同作逐臣君更远,青山万里一孤舟。


【译文】

  猿猴啼叫,送行的人已散尽,落日挂在了江头。

  我独自伤心,而水也自顾自的流。

  同是被贬的臣子,而你却走得更远。

  青山过后万里,只有一叶孤舟。


【赏析一】

  《重送裴郎中贬吉州》是唐朝诗人刘长卿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这是一首写景抒情的诗作,诗人通过描述与裴郎中同时被贬吉州,在两人分开的途中所见景物,既表达了诗人对友人不舍的深情,又抒发了诗人对世俗的感叹。


【赏析二】

  从通篇来看,基本上采用了直陈其事的赋体,紧紧扣住江边送别的特定情景来写,使写景与抒情自然而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情挚意深,别有韵味。前人论刘长卿“诗体虽不新奇,甚能炼饰”(高仲武《中兴间气集》)。此诗写得如此清新自然,正见他的“炼饰”功夫。


【赏析三】

  首句描写氛围。“猿啼”写声音,“客散”写情状,“暮”字点明时间,“江头”交代地点。七个字,没有一笔架空,将送别的环境,点染得“黯然销魂”。猿啼常与悲凄之情相关。《荆州记》载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何况如今听到猿声的,又是处于逆境中的迁客,纵然不浪浪泪下,也难免要怆然动怀了。“客散暮江头”,也都不是纯客观的景物描写。

  第二句“人自伤心水自流”,切合规定情景中的地点“江头”,这就越发显出上下两句有水乳交融之妙。此时日暮客散,友人远去,自己还留在江头,更感到一种难堪的孤独,只好独自伤心了,而无情的流水却只管载着离人不停地流去。两个“自”字,使各不相干的“伤心”与“水流”联系到了一起,以无情水流反衬人之“伤心”,以自流之水极写无可奈何的伤心之情。

  三四句从“伤心”两字一气贯下,以前两句更推进一步。第三句在“远”字前缀一“更”字,自己被逐已经不幸,而裴郎中被贬谪的地方更远,着重写出对方的不幸,从而使同病相怜之情,依依惜别之意,表现得更为丰富、深刻。末句“青山万里一孤舟”与第二句的“水自流”相照应,而“青山万里”又紧承上句“更远”而来,既写尽了裴郎中旅途的孤寂,伴送他远去的只有万里青山,又表达了诗人恋恋不舍的深情。随着孤帆远影在望中消失,诗人的心何尝没有随着眼前青山的延伸,与被送者一道渐行渐远!


【赏析四】

  刘长卿(大约726——大约786),字文房,汉族,宣城(今属安徽)人,后迁居洛阳(今属安徽),河间(今属河北)为其郡望。玄宗天宝进士。肃宗至德中官监察御史,后为长洲县尉,因事下狱,贬南巴尉。代宗大历中任转运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转运留后,又被诬再贬睦州司马。德宗建中年间,官终随州刺史,世称刘随州。


【赏析五】

  刘长卿是由盛唐向中唐过渡时期的一位杰出诗人。关于刘长卿的生平一直没有确考,《旧唐书》和《新唐书》都没有他的传记,闻一多先生认为其生年为公元709年,傅璇琮先生认为是710年左右或725年左右,还有其它的说法。卒年一般认为是在789至791年之间;也就是说,刘长卿经历了玄宗、肃宗、代宗和德宗四朝。

“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刘长卿《苕溪酬梁耿别后见寄》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清川永路何极,落日孤舟解携。

  鸟向平芜远近,人随流水东西。

  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

  惆怅长沙谪去,江潭芳草萋萋。


【译文】

  一个晴朗的日子,斜阳低挂在天边,一叶孤舟载着友人离去,此刻是何等令人惆怅!鸟儿在平旷的原野上远近地飞翔,好似人随流水各奔东西。愿白云将自己的思念带给千里万里之外的友人,愿那一轮明月载着我的愁思随着溪水带到友人的身边。友人贬谪去的苦恨让人难以言状,就如那江边繁茂的春草一样杂乱而无际。


【赏析一】

  中唐诗近收敛,境敛而实,语敛而精。势大将收,物华反素。盛唐铺张已极,无复可加,中唐所以一反而之敛也。初唐人承隋之余,前华已谢,后秀未开,声欲启而尚留,意方涵而不露,故其诗多希微玄澹之音。中唐反盛之风,攒意而取精,选言而取胜,所谓绮绣非珍,冰纨是贵,其致迥然异矣。然其病在雕刻太甚,元气不完,体格卑而声气亦降,故其诗往往不长于古而长于律,自有所由来矣。

  刘长卿体物情深,工於铸意,其胜处有迥出盛唐者。


【赏析二】

  刘长卿的这首诗,论家多以《谪仙怨》归入词作,如杨世明《刘长卿集编年校注》引唐窦弘余《广谪仙怨》序:

  天宝十五载正月,安禄山反,陷洛阳,王师败绩,关门不守,车驾幸蜀。途次马嵬驿,六军不发,赐贵妃自尽,然后驾行。次骆谷,上登高下马,望秦川,谣辞陵庙,再拜呜咽流涕,左右皆泣。谓力士曰:“吾听九龄之言,不到于此。”乃命中使往韶州以太牢祭之。因上马索长笛,吹笛曲成,潸然流涕,伫立久之。时有司旋录成谱,及銮驾至成都,乃进此谱,请名曲,帝谓吾因思九龄,亦别有意,可名此曲为《谪仙怨》。其旨属马嵬之事。厥后以乱离隔绝,有人自西川传得者无由知,但呼为《剑南神曲》。其音怨切,诸曲莫比。大历中,江南人盛为此曲。随州刺史刘长卿左迁睦州司马,祖筵之内,长卿遂撰其词,吹之为曲,意颇自得,盖亦不知本事。余既备知,聊因暇日撰其词,复命乐工唱之,用广其不知者。


【赏析三】

  历来解此诗者,都认为这是刘长卿回忆当日为梁耿饯行之作,“清川永路何极,落日孤舟解携”云云,皆指梁耿而言,此说大谬。梁耿,生平无考,未见有受贬的记载。诗中解舟而行的迁客,应是刘长卿本人。理由有三:①如果梁耿也是贬谪之身,刘长卿很可能发一番同病相怜的感慨,但诗中并无此意。②长卿常以贾谊自况,如:“旧游怜我长沙谪,载酒沙头送迁客”(《听笛歌》)、“已似长沙傅,从今又几年”(《新年作》)、“绛老更能经几岁,贾生何事又三年”(《岁日见新历因寄都官裴郎中》),且有著名的《长沙过贾谊宅》诗。③此诗既酬梁耿见寄六言,又答秦征君徐少府见集苕溪,则断无仅言梁耿、不及秦徐的道理,“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云云,正感其饯别之情也。

  刘征先生曾有小文,提到他在长沙一家博物馆里见到一个唐代青瓷彩盘,盘上题诗:“鸟飞平无(芜)近远,人随流水东西。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显然这是截取刘诗的中间两联,由此约可想见刘诗流传之广。这里有一处异文“近远”值得注意。见于载籍的各种版本,均作“远近”。常心而论,“远近”不至讹为“近远”,而“近远”却很可能误为“远近”。高仲武《中兴间气集》说刘长卿“甚能炼饰”,刘熙载《艺概》也说其“以研炼字句见长”。可以说炼字炼句是大历诗风的一大特点,而在其代表人物刘长卿的诗中,最能体现这一特点。“鸟向平芜近远”,飞鸟向平芜飞去,由近而远,正可起兴“人随流水东西”。“东西”即“自东而西”,即独孤及序言所说“将涉江而西”。这样的措辞,在初盛唐诗中殆不可见,允称“以新隽开中晚之风”。为什么这里的“东西”须理解为“自东而西”而不是杜甫“世乱各东西”式的“各自东西”呢?我们且往下看。“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前文已稍及,这是有感于秦征君徐少府送别之情而云然。“白云”意象为刘长卿所偏爱,甚于秋风夕阳。在长卿500多首诗中,出现“白云”一词的,至少在50首以上,而以“云”为意象的,更不知凡几。“白云”在刘诗中有多种用法,或为荒远之地,或为方士隐修处,或为漂泊的化身。此处以后者为是,但又不囿于这一理解。以“白云”为孤舟远谪的刘长卿固无不可,以其为秦征君徐少府送别之情,则似更合。有句为证:“白云如有意,万里望孤舟”(《上湖田馆南楼忆朱宴》)、“空余白云在,容与随孤舟”(《杪秋洞庭中怀亡道士谢太虚》)、“白云翻送客,庭树自辞风”(《禅智寺上方怀演和尚》)。“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盖谓秦徐诸君眷念之情如白云明月,伴我千里万里、溪前溪后。注家或以“前溪后溪”为苕溪之东苕溪西苕溪,或以为另有其地,或是,但尽可不必拘泥。既与“千里万里”对举,极言行远,则“前溪后溪”,似不可捉置一处。以为“溪前溪后”,状船行之久、友眷之深可也。“千里万里”犹“近远”,“前溪后溪”犹“东西”。措辞方式,如出一辙。

  和“近远”“东西”一样,我们初读“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也隐约觉得这里面有某种为前代所无的新的元素。比较明显的是“白云”和“千里万里”、“明月”和“前溪后溪”之间都没有动词连接,而在上文引以为证的几首“白云”诗中都用了动词,白云或“望”,或“随”,或“送”,这些动词都适合本诗语境,但它没有用,反而意蕴更深,境界更阔。诚然,单纯省略动词不是什么新鲜的手法。但如果我们将其与“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一类的诗句对读,还是觉得刘诗用语尖新而与后世“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句式相近。用语如此,用意也就有相似的特点。王维的“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到了刘长卿的手里,可能被压缩成“春色江南江北”。要之,刘长卿之诗,新在能约能敛。明乎此,再来看陆时雍《诗镜总论》中的一段话,当有更深的体会.


【赏析四】

  六言声韵促迫,殊少佳什,但刘长卿的这首诗,特别善于处理节奏,并发挥六言的长处,韵律之美,不逊五七。胡应麟谓“中唐文房,五六七言俱工”,卢文弨谓“众体皆工,不独五言为长城”,良有以也。


【赏析五】

  刘长卿 (709——约786)中国唐代诗人。字文房。宣城(今属安徽)人,郡望河间(今属河北)。以五言律诗擅长,玄宗天宝进士。肃宗至德间任监察御史、长洲县尉,贬岭南南巴尉,后返,旅居江浙。代宗时历任转运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再贬睦州司马。他生平坎坷,有一部分感伤身世之作,但也反映了安史乱后中原一带荒凉凋敝的景象。如《穆陵关北逢人归渔阳》、《疲兵篇》、《新息道中作》等,笔调苍凉沉郁。刘长卿诗以五七言近体为主,尤工五言。五律简练浑括,于深密中见清秀。如《 新年作》、《岳阳馆中望洞庭湖》、《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 》、《海盐官舍 早春 》等。七律也多秀句 ,如“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别严士元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长沙过贾谊宅 》)。五绝如《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江中对月 》、《 送灵澈上人》,以白描取胜,饶有韵致。但他的大部分诗内容单薄,境界狭窄,缺少变化,有字句雷同之感。《新唐书·艺文志》著录其集10卷。较流行的是明翻宋本《唐刘随州 诗集》(10卷诗,1卷文),《 全唐诗 》编录其诗5卷。

“孤舟相访至天涯,万转云山路更赊。”刘长卿《酬李穆见寄》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孤舟相访至天涯,万转云山路更赊。

  欲扫柴门迎远客,青苔黄叶满贫家。


【译文】

  你乘着一叶扁舟溯新安江而上,到这偏僻的地方来看望我;一路之上,在白云之下、山岭之间的迢迢水道上艰难地盘桓。我多么想将这简陋的茅屋打扫干净,来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我的房前屋后已生满碧绿的青苔,枯黄的树叶也落满了在我的院落。


【赏析一】

  刘长卿当时在新安郡(治所在今安徽歙县)。“孤舟相访至天涯”则指李穆的新安之行。“孤舟”江行,带有一种凄楚意味;“至天涯”形容行程之远,和途次之艰辛。不说“自天涯”而说“至天涯”,是作者站在行者角度,体贴他爱婿的心情,企盼与愉悦的情绪都在不言之中了。


【赏析二】

  李穆是刘长卿的女婿,颇有清才。《全唐诗》载其《寄妻父刘长卿》,全诗是:“处处云山无尽时,桐庐南望转参差。舟人莫道新安近,欲上潺湲行自迟。”它就是刘长卿这首和诗的原唱。


【赏析三】

  李穆当时从桐江到新安江逆水行舟。这一带山环水绕,江流曲折,且因新安江上下游地势高低相差很大,多险滩,上水最难行。次句说“万转云山”,每一转折,都会使人产生快到目的地的猜想。而打听的结果,前面的路程总是出乎意料的远。“路更赊”,赊,即远,这三字是富于旅途生活实际感受的妙语。

  刘长卿在前两句之中巧妙地隐括了李穆原唱的诗意,毫不著迹,运用入化。后两句则进而写主人盼客至的急切心情。这里仍未明言企盼、愉悦之意,而读者从诗句的含咀中自能意会。年长的岳父亲自打扫柴门迎接远方的来客,显得多么亲切,更使人感到他们翁婿间融洽的感情。“欲扫柴门”句使人联想到“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杜甫《客至》)的名句,也表达了同样欣喜之情。末句以景结情,更见精彩,其含意极为丰富。“青苔黄叶满贫家”,既表明贫居无人登门,颇有寂寞之感,从而为客至而喜;同时又相当于“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的自谦。称“贫”之中流露出好客之情,十分真挚动人。

  将杜甫七律《客至》与此诗比较一番是很有趣的。律诗篇幅倍于绝句,四联的起承转合比较定型化,宜于景语、情语参半的写法。杜诗就一半写景,一半抒情,把客至前的寂寞,客至的喜悦,主人的致歉与款待一一写出,意尽篇中。绝句体裁有天然限制,不能取同样手法,多融情入景。刘诗在客将至而未至时终篇,三四句法倒装(按理是“青苔黄叶满贫家”,才“欲扫柴门迎远客”),使末句以景结情,便饶有余味,可谓长于用短了。


【赏析四】

  刘长卿(约709——780),字文房,河间(今河北省河间县)人。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进士。

  肃宗至德年间,曾任淮西鄂岳转运留后,因被人诬陷,下姑苏(今江苏省苏州市)狱,后贬为潘州(今广东省茂名市)南巴尉,移陆州司马,死于随州刺史任上。

  世称刘随州,有《刘随州集》。


【赏析五】

  刘长卿与杜甫同时,比元结、顾况年长十余岁,但他的创作活动主要集中在中唐前期。他的诗内容较丰富,各体都有佳作,尤长于五言律诗,权德舆说他自诩“五言长城”。七言律诗则以工秀见长。他的诗驰声于上元、宝应(唐肃宗的第三、第四个年号)间。

“摇落暮天迥,青枫霜叶稀。”刘长卿《余干旅舍》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摇落暮天迥,青枫霜叶稀。

  孤城向水闭,独鸟背人飞。

  渡口月初上,邻家渔未归。

  乡心正欲绝,何处捣寒衣。


【赏析一】

  这首五言律诗,在时间上由看得见“枫叶稀”的日暮时分,写到夜色渐浓,城门关闭,进而写到明月初上,直到夜阑人静,坐听闺中思妇捣寒衣的砧声,时间上有递进。

  这表明诗人在小城旅舍独自观察之久,透露出他乡游子极端孤独、寂寞的情怀和思乡情绪逐渐加浓,直到“乡心正欲绝”的过程。而诗笔灵秀宛转,把这种内在的层次,写得不着痕迹,非细心体味不能得。一首小诗既有浑成自然之美,又做到意蕴深沉,这是十分难得的。


【赏析二】

  本诗是刘长卿寄寓在余干(今属江西)旅舍时,写下的风调凄清的思乡之作。

  刘长卿喜欢用“摇落”这个词入诗,它使人自然联想起《楚辞·九辩》中的名句:“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而在眼前浮现出一幅西风落叶图。


【赏析三】

  望着望着,暮色渐深,余干城门也关闭起来了,这冷落的氛围给诗人带来孤苦的感受:秋空寥廓,草木萧瑟,白水呜咽,城门紧闭,连城也显得孤孤单单的。独鸟背人远去,那况味是难堪的。“独鸟背人飞”,似乎也暗喻诗人的孤苦背时,含蕴着宦途坎坷的深沉感慨。

  随着时间推移,夜幕降临,一规新月正在那水边的渡口冉冉上升。往日此时,邻家的渔船早已傍岸,可今晚,渡口却是这样寂静,连渔船的影子都没有,渔家怎么还不归来呢?诗人的体察是细微的,由渡口的新月,念及邻家的渔船未归,从渔家未归,当然又会触动自己的离思,家人此刻也当在登楼望远,“天际识归舟”吧?

  诗写到这里,乡情旅思已经写足。尾联翻出新境,把诗情又推进一层。诗人凭眺已久,乡情愁思正不断侵袭着他的心灵,不知从哪里又传来一阵捣衣的砧声。是谁家少妇正在闺中为远方的亲人赶制寒衣?在阒寂的夜空中,那砧声显得分外清亮,一声声简直把诗人的心都快捣碎了。这一画外音的巧妙运用,更加真切感人地抒写出诗人满怀的悲愁痛苦。家中亲人此时又在做什么呢?兴念及此,能不回肠荡气,五脏欲摧?诗虽然结束了,那凄清的乡思,那缠绵的苦情,却还象无处不在的月光,拂之下去,剪之不断,久久萦绕,困搓扰着诗人不平静的心,真可说是言有尽而意无穷。


【赏析四】

  刘长卿 (709——约786)中国唐代诗人。字文房。宣城(今属安徽)人,郡望河间(今属河北)。以五言律诗擅长,玄宗天宝进士。肃宗至德间任监察御史、长洲县尉,贬岭南南巴尉,后返,旅居江浙。代宗时历任转运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再贬睦州司马。他生平坎坷,有一部分感伤身世之作,但也反映了安史乱后中原一带荒凉凋敝的景象。如《穆陵关北逢人归渔阳》、《疲兵篇》、《新息道中作》等,笔调苍凉沉郁。刘长卿诗以五七言近体为主,尤工五言。五律简练浑括,于深密中见清秀。如《新年作》、《岳阳馆中望洞庭湖》、《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海盐官舍早春》等。七律也多秀句 ,如“细雨湿衣看不见 ,闲花落地听无声”(《别严士元》)、“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长沙过贾谊宅》)。五绝如《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江中对月》、《送灵澈上人》,以白描取胜,饶有韵致。但他的大部分诗内容单薄,境界狭窄,缺少变化,有字句雷同之感。《新唐书·艺文志》著录其集10卷。较流行的是明翻宋本《唐刘随州诗集》(10卷诗,1卷文),《全唐诗》编录其诗5卷。


【赏析五】

  这首诗开头写诗人独自在旅舍门外伫立凝望,由于草木摇落,整个世界显得清旷疏朗起来。淡淡的暮色,铺展得那样悠远,一直漫到了天的尽头。原先那一片茂密的青枫,也早过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佳境,眼前连霜叶都变得稀稀落落,眼看就要凋尽了。这一番秋景描写,既暗示了时光节令的流逝推移,又烘托了诗人情怀的凄清冷寂,隐隐透露出一种郁郁的离情乡思。

“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刘长卿《长沙过贾谊宅》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

  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


【译文】

  贾谊被贬在此地居住三年,可悲遭遇千万代令人伤情。

  我在秋草中寻觅人迹不在,寒林里空见夕阳缓缓斜倾。

  汉文帝重才恩德尚且淡薄,湘江水无意凭吊有谁知情?

  寂寞冷落深山里落叶纷纷,可怜你不知因何天涯飘零?


【赏析一】

  这首怀古诗表面上咏的是古人古事,实际上还是着眼于今人今事,字里行间处处有诗人的自我在,但这些又写得不那么露,而是很讲究含蓄蕴藉的,诗人善于把自己的身世际遇、悲愁感兴,巧妙地结合到诗歌的形象中去。于曲折处微露讽世之意,给人以警醒的感觉。


【赏析二】

  诗人联系与贾谊遭贬的共同的遭遇,心理上更使眼中的景色充满凄凉寥落之情。满腹牢骚,对历来有才人多遭不幸感慨系之,更是将自己和贾谊融为一体。


【赏析三】

  这是一篇堪称唐诗精品的七律。诗的内容,与作者的迁谪生涯有关。刘长卿“刚而犯上,而遭迁谪”(高仲武《中兴间气集》)。第一次迁谪在唐肃宗至德三年(758)春天,由苏州长洲县尉被贬为潘州南巴(今广东茂名南)县尉;

  第二次在唐代宗大历八年(773)至十二年间的一个深秋,因被诬陷,由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贬为睦州(浙江建德)司马。从这首诗所描写的深秋景象来看,诗当作于第二次迁谪来到长沙的时候,那时正是秋冬之交,与诗中节令恰相符合。

  在一个深秋的傍晚,诗人只身来到长沙贾谊的故居。贾谊,是汉文帝时著名的政论家,因被权贵中伤,出为长沙王太傅三年。后虽被召回京城,但不得大用,抑郁而死。类似的遭遇,使刘长卿伤今怀古,感慨万千,而吟哦出这首律诗。“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三年谪宦”,只落得“万古”留悲,上下句意钩连相生,呼应紧凑,给人以抑郁沉重的悲凉之感。“此”字,点出了“贾谊宅”。“栖迟”,象鸟儿那样的敛翅歇息,飞不起来,这种生活本就是惊惶不安的,用以暗喻贾谊的侘傺失意,是恰切的。“楚客”,流落在楚地的客子,标举贾谊的身分。一个“悲”字,直贯篇末,奠定了全诗凄怆忧愤的基调,不仅切合贾谊的一生,也暗寓了刘长卿自己迁谪的悲苦命运。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颔联是围绕题中的“过”字展开描写的。“秋草”,“寒林”,“人去”,“日斜”,渲染出故宅一片萧条冷落的景色,而在这样的氛围中,诗人还要去“独寻”,一种景仰向慕、寂寞兴叹的心情,油然而生。寒林日斜,不仅是眼前所见,也是贾谊当时的实际处境,也正是李唐王朝危殆形势的写照。益以“空见”二字,更进一层地把哲人其萎,回天乏术、无可奈何的痛苦和怅惘,抒写得沁人心脾。这两句诗还化用了贾谊《鵩鸟赋》的句子。贾谊在长沙时,看到古人以为不祥的鵩鸟,深感自己的不幸,因而在赋中发出了“庚子日斜兮,鵩集余舍”、“野鸟入室兮,主人将去”的感喟。刘长卿借用其字面,创造了“人去后”、“日斜时”的倍觉黯然的气氛。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颈联从贾谊的见疏,隐隐联系到自己。出句要注意一个“有道”,一个“犹”字。号称“有道”的汉文帝,对贾谊尚且这样薄恩,那么,当时昏聩无能的唐代宗,对刘长卿当然更谈不上什么恩遇了;刘长卿的一贬再贬,沉沦坎坷,也就是必然的了。这就是所谓“言外之意”。诗人将暗讽的笔触曲折地指向当今皇上,手法是相当高妙的。接着,笔锋一转,写出了这一联的对句“湘水无情吊岂知”。这也是颇得含蓄之妙的。湘水无情,流去了多少年光。楚国的屈原哪能知道上百年后,贾谊会来到湘水之滨吊念自己(贾谊写有《吊屈原赋》);西汉的贾谊更想不到近千年后的刘长卿又会迎着萧瑟的秋风来凭吊自己的遗址。后来者的心曲,恨不起古人于地下来倾听,当世更有谁能理解呢!诗人由衷地在寻求知音,那种抑郁无诉、徒呼负负的心境,刻画得如此动情,如此真切。

  “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读此尾联的出句,好象刘长卿就站在我们面前。他在宅前徘徊,暮色更浓了,江山更趋寂静。一阵秋风掠过,黄叶纷纷飘落,在枯草上乱舞。这幅荒村日暮图,不正是刘长卿活动的典型环境?它象征着当时国家的衰败局势,与第四句的“日斜时”映衬照应,加重了诗篇的时代气息和感情色彩。“君”,既指代贾谊,也指代刘长卿自己;“怜君”,不仅是怜人,更是怜己。“何事到天涯”,可见二人原本不应该放逐到天涯。

  这里的弦外音是:我和您都是无罪的呵,为什么要受到这样严厉的惩罚!这是对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不合理现实的强烈控诉。读着这故为设问的结尾,仿佛看到了诗人抑制不住的泪水,听到了诗人一声声伤心哀惋的叹喟。


【赏析四】

  本诗之所以被称为唐代七律精品,除了平仄、韵律、中间两联严格对仗之外,主要是作者结合自己的生涯际遇,写出了对生活的深切感受。理解其丰富的思想内容,领会其精湛的艺术特点,抓住四联分别点明宅第、描写景物、叙述史事、抚今追昔的写作侧重点,朗读数遍,即能背诵。及时复诵,即能永记。


【赏析五】

  盛唐诗人刘长卿,字文房,河间(今属河北)人,天宝年间进士,曾任长洲(今属江苏苏州)县尉,因事下狱,两遭贬谪。后任睦州(今浙江建德)司马,官终随州(今属湖北)刺史。诗多写政治失意之感,也有反映离乱之作。善于描绘自然景物,以五言、七言近体为主,尤长于五言,被誉为“五言长城”。有《刘随州诗集》。本诗是唐人七律的精品。这主要是作者在怀古同时,结合自己的政治遭遇,融会了感受与体验。从这首诗所描写的深秋景象来看,当作于第二次迁谪路过长沙之际。

  至于本诗写到的贾谊的生平故事,在讲述怎样背读《贾生》已经介绍过。本诗作者刘长卿的遭遇与贾谊类似,“同病相怜”,所以本诗写得这么精到深刻。

“猿啼客散暮江头,人自伤心水自流。”刘长卿《重送裴郎中贬吉州》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猿啼客散暮江头,人自伤心水自流。

  同作逐臣君更远,青山万里一孤舟。


【赏析一】

  从通篇来看,基本上采用了直陈其事的赋体,紧紧扣住江边送别的特定情景来写,使写景与抒情自然而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情挚意深,别有韵味。前人论刘长卿“诗体虽不新奇,甚能炼饰”(高仲武《中兴间气集》)。此诗写得如此清新自然,正见他的“炼饰”功夫。


【赏析二】

  送别友人带给人的往往都是无限的感伤,虽想极力挽留,但毕竟此事古难全,命运不同,终将面临离别。直到此刻朋友之间友谊的纽带才变得如此明显,让人难以割舍,让人真正体会到友谊的可贵。

  友人与自己一别,或许不久之后还能还来就菊花,或许从此各处天南海北,对于后者,只要能够将这份友谊珍藏在自己心里,相距再远也如同近在咫尺。

  离别就像是与朋友走到了人生道路上的岔路口,即将与之分道扬镳,“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不要过于伤感,牢记这份友谊不要让它被时光冲淡才是最重要的。


【赏析三】

  诗题“重送”,是因为这以前诗人已写过一首同题的五言律诗。刘、裴曾一起被召回长安又同遭贬谪,同病相怜,发为歌吟,感情真挚动人。

  首句描写氛围。“猿啼”写声音,“客散”写情状,“暮”字点明时间,“江头”交代地点。七个字,没有一笔架空,将送别的环境,点染得“黯然销魂”。猿啼常与悲凄之情相关。《荆州记》载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何况如今听到猿声的,又是处于逆境中的迁客,纵然不浪浪泪下,也难免要怆然动怀了。“客散暮江头”,也都不是纯客观的景物描写。日落西山,暮霭沉沉,旅人扬帆,送者星散,此时尚留在江头,即将分手的诗人与裴郎中又怎能不更动情呢?

  第二句“人自伤心水自流”,切合规定情景中的地点“江头”,这就越发显出上下两句有水乳交融之妙。此时日暮客散,友人远去,自己还留在江头,更感到一种难堪的孤独,只好独自伤心了,而无情的流水却只管载着离人不停地流去。两个“自”字,使各不相干的“伤心”与“水流”联系到了一起,以无情水流反衬人之“伤心”,以自流之水极写无可奈何的伤心之情。

  三四句从“伤心”两字一气贯下,以前两句更推进一步。第三句在“远”字前缀一“更”字,自己被逐已经不幸,而裴郎中被贬谪的地方更远,着重写出对方的不幸,从而使同病相怜之情,依依惜别之意,表现得更为丰富、深刻。末句“青山万里一孤舟”与第二句的“水自流”相照应,而“青山万里”又紧承上句“更远”而来,既写尽了裴郎中旅途的孤寂,伴送他远去的只有万里青山,又表达了诗人恋恋不舍的深情。随着孤帆远影在望中消失,诗人的心何尝没

  有随着眼前青山的延伸,与被送者一道渐行渐远呢!


【赏析四】

  首句择取环境中多个要素,烘托出友人离别时的伤感氛围。这种恰当而烘托有力的择取似乎应是作者着力搜寻的结果,可又似乎是对现场环境的自然呈现,大诗人手法的高明正在此吧。次句以流水的无情反衬人的有情。其实诗人并未直说流水无情,但读者很自然被诗人引导出这种感觉。第三句,分手的两人被放逐,已是悲惨,可在这悲惨中还要比较出被送之人的悲惨更甚,真是“惨”何以堪了。末句仍是对比,这次对比的不是二人之间,而是被送之人和现实世界:万里孤舟,裴兄啊,你是多么遥远、多么渺小、多么孤单!


【赏析五】

  刘长卿(709—约786)字文房,河间(今属河北)人,玄宗天宝进士,是由盛唐向中唐过渡时期的一位杰出诗人。他生平坎坷,经历了玄宗、肃宗、代宗和德宗四朝,官终随州刺史。他以写作山水诗著名,咏物诗、边塞诗、咏史诗也有一些佳作,描写安史之乱和乱后景象的诗颇有时代特色,写怀才不遇之感以及送别之情的作品情景交融,有语淡情深之感。刘长卿尤擅五言,自诩“五言长城”。他的七律被称为中唐之首,清人沈德潜在《唐诗别裁》(卷14)中称:“七律至随州,工绝亦秀绝矣。”有《刘随州集》。

“晴川落日初低,惆怅孤舟解携。”刘长卿《谪仙怨》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晴川落日初低,惆怅孤舟解携。

  鸟向平芜远近,人随流水东西。

  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

  独恨长沙谪去,江潭春草萋萋。


【译文】

  一个晴朗的日子,斜阳低挂在天边,一叶孤舟载着友人离去,此刻是何等令人惆怅!鸟儿在平旷的原野上远近地飞翔,好似人随流水各奔东西。

  愿白云将自己的思念带给千里万里之外的友人,愿那一轮明月载着我的愁思随着溪水带到友人的身边。友人贬谪去的苦恨让人难以言状,就如那江边繁茂的春草一样杂乱而无际。


【赏析一】

  长卿任鄂岳观察史期间,遭权臣吴仲儒诬奏,贬为潘州南巴尉,寻除睦州司马。去国怀乡之思,有感而发。“白云千里万里”,“人随流水东西”。祖别筵上,歌此一曲,委婉含蓄地表露了怀才不遇,远离乡国的感慨。全词写眼前之景,抒不尽之意。情思悠远,内含丰富,耐人寻味。


【赏析二】

  《填词名解》卷一毛先舒云:《谪仙怨》,明皇幸蜀,路感马嵬事,索长笛制新声,乐工一时竞习。其调六言八句,后刘长卿、窦弘余多制词填之。疑明皇初制此曲时,第有调无词也。说详康骈《剧谈录》。案此调即唐人六言律,盖权舆于《回波乐》词而衍之,郭茂倩《乐府》称《回波乐》为商调曲,疑此调亦商调。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长卿由随州左迁睦州司马;于祖筵之上,依江南所传曲调,撰词以被之管弦。“白云千里”,怅君门之远隔;“流水东西”,感谪宦之无依,犹之昌黎南去,拥风雪于蓝关;白傅东来,泣琵琶于浔浦,同此感也。


【赏析三】

  首句写景,“落日初低”,正是别时情景,傍晚送别,倍增离愁。第二句便写离别,必从解缆将别之时写起,行文逼入险仄,好。如劫法场,必待午时三刻,动人心魄之时,掣刀抡剑,乃见其龙蛇飞舞之力也。又初字妙,虽从别时写起而别前依依不舍,黯然消魂,自可想见。临别之时,盘桓逗留,不觉日落西山,潜其光辉,乃蓦然惊醒,此谓“初低”也。

  三四句言鸟则时远时近,人则或东或西。然则人亦如鸟耶?而鸟时远时近,不离平芜;人或东或西,杳如流水,且鸟生双翼,往来如电,平芜一日可尽,人在羁旅,前途迢遥,何日是我归期?须知此一句,不是写同病相怜,正是自伤人不如鸟也。

  下阙写千里万里,白云只在眼前,前溪后溪,明月触处可见,此处化用太白“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太白诗更多思念之执著,故一往情深,此诗更多失落之惆怅,故低徊无限。末一句,写春草萋萋,无限离愁,亦如春草,所谓“萋萋满别情”也,所谓“更行更远还生”也。


【赏析四】

  词上片回忆送别梁耿的情景。“晴川落日初低,惆怅孤舟解携。”那是一个放晴的日子,斜阳低低地挂在天边,给河川绣上缕缕闪动的金丝。就在这时,一叶孤舟载着友人离去了,多么令人惆怅啊!首句点明了当时送别友人孤舟远去时的心情。“鸟向平芜远近,人随流水东西。”友人的孤舟渐行渐远,孤帆远影终于消失在天际。这时暮色不知不觉地降临,但见归鸟在平旷的草地上或近或远地急急飞翔,而人却随着流水各奔东西,客中送客,处境相似,怎能不教人悲人中来!上片以写景为主,但景中含情。这里晴川、落日、孤舟、归鸟和远行的人,组成一幅江晚送别图。苍茫暗淡的背景,很好地衬托了诗人黯然伤别的情怀。

  下片写别后对友人的忆念与同情。换头“白云千里万里”承上片结句而来,写别后相隔之遥与思念之深。希望悠悠飘忽的白云,把自己一片思念之情带给千里之外的友人。“明月前溪后溪”,写望月怀人,进一步表现对友人思念的深情。“前溪后溪”似指东西苕溪(苕溪有两源:出天目山之南的为东苕溪,出天目山之北的为西苕溪)。望云思友,见月怀人,是古代诗词中常用的手法。杜甫《恨别》诗:“思家步月清宵立,忆弟看云白日眠。”这两句也是借白云、明月寄托对友人的怀念。末两句抒发对友人被谪迁的同情。“长沙谪去”,用西汉贾谊被谪为长沙王太傅之事比喻梁耿的被贬。一个“恨”字,充满遗憾怨愤之情。末句“江潭春草萋萋”,化用西汉刘安《招隐士》赋“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之意,慨叹友人久谪不归,其中不无寄寓作者相同遭遇之慨和怨切之情。下片托物寓意,以抒情为主,白云、明月、春草无不寄托着诗人的情思。

  全词写得情景交融,景物与情思和谐地统一在一起。明净朴素的语言与怨切的声情妙合无限。


【赏析五】

  《谪仙怨》又名《剑南神曲》,其曲调为唐玄宗于天宝十五载(756)入蜀途中所创制。刘长卿写作此词时约在大历中。当时作者因受到鄂岳观察使吴仲孺的诬陷,由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贬为睦州(今浙江建德)司马。词题有两个,一作《苕溪酬梁耿别后见寄》,一作《答秦征君、徐少府春日见集苕溪,酬梁耿别后见寄六言》(均见《全唐诗》)。从题目上看,这首词是寄给梁耿的。梁耿事迹不详,元陶宗仪《书史会要》卷五曾提到过他。从词的内容看来,梁耿当时亦在贬所。苕溪在今浙江湖州,当是作者赴睦州途中行经之处。

  开头两句“晴川落日初低,惆怅孤舟解携”,以回忆起笔,叙写了数年前与梁耿分手时节的情景。“晴川”是指晴朗的原野。“落日初低”是说落日开始接近地平线。“解携”就是与友人分手。刘长卿于唐肃宗至德初曾任苏州长洲尉,与梁耿交厚,不久梁耿因事获谴,行将远谪。作者为他饯行于苕溪之上,这次重经苕溪,很自然地回想起当年送别的情景。首句中的“初”字,很值得玩味。送别之际,留恋盘桓,把臂倾觞,暂时忘却了离愁别绪,也不觉得时间的流驶,直至红日西沉,始觉天色向晚,不得不解舟启程了,“初”字以敏锐的直觉,抒写了强烈的主观感受:话别的时间实在太短暂了。离别之愁已够凄楚,更何况言未尽怀,孤舟催发。次句紧接以“惆怅”两字,就势把满腹愁绪泻出,以下便转到眼前实景上来。

  三四两句“鸟向平芜远近,人随流水东西”,由眼前实景引出更深一层的感慨。作者送别梁耿以后,自己也因“刚而犯上”,于至德三载(758)被贬为潘州南巴尉。这段心酸的往事涌上心头,遂使眼前的景物也似乎为作者的心境而设。他从鸟儿忽远忽近的飞翔,想到了自己在宦海中忽东忽西的漂泊;鸟儿飞翔,尚能自由掌握远近方位,而自己宦游,却身不由主,只能听凭命运的摆布。上句中的“向”字写飞鸟凌空展翅,在广阔的平芜上空任意来往,显得极为自由活跃;下句中的“随”字写自己受名缰利锁的束缚,只能随人俯仰,欲罢不能,显得极为拘窘可悲。鸟为羽族,卑乎其微,人乃万物之长,人鸟相比,反不如鸟,这已是够悲怆的了;何况今日之飞鸟,一似识破作者的心理,故意在平芜上空去来不已,引起作者的身世之感,则其景其情,实令人难以为怀。作者在此运用相反相成的手法,极为深切而又含蓄地写出了内心的酸楚之事和悲愤之情。以上四句明代以后的选家都定为上片,而把下面四句定为下片。按之唐人窦弘余、康骈的同调之作,不仅三辞平仄一致,而且八句浑然一体,可见此词原无分片之说。

  五六两句“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写别后思念之深。“白云”、“明月”在古诗词中常被用来表现对远方亲友的思念。如杜甫《恨别》诗:“思家步月清宵立,忆弟看云白日眠。”词中两句也是借白云、明月来寄托对梁耿的怀念。白云飘忽不定,时或千里,时或万里,象征着今日与友人暌隔之远,而自己的思念之情也悄悄地随着远去的白云飞向天涯。“明月”一词,上承首句“落日”而来。友人于“落日初低”时分乘舟远去,诗人伫立溪畔,凝神望久,不觉月轮初上,照得前溪后溪犹如白昼。两句虽然都是景语,但上句喻今日之暌隔,下句写昔日之相别,不仅景中有情,而且充分发挥了诗歌是时间艺术的长处,把今昔融为一体,创造了一幅形象凝炼的感情画面,既呼应了开头,又十分自然地过渡到结尾。

  最后两句“独恨长沙谪去,江潭春草萋萋”,写作者竭力从离愁别恨中解脱出来而终于无法解脱出来的情状。“长沙”原指西汉前期被谪为长沙王太傅的贾谊,这里借指梁耿。贾谊是一个有才学、有品格的杰出人物,他的被贬,完全是无罪的。用贾谊比梁耿,说明梁耿人才出众,他的遭贬也是无辜罹罪。“独恨”者,意即人世间一切恨事皆可忘却排遣,唯独对志同道合的友人无辜遭贬一事永远不能忘怀之谓。作者所以能具此一份强烈的感受,当与自己切身感受有关。“长沙谪去”四字,复于“独恨”之余,在心灵上扫出一片感情空白。这片空白,在现实人生中已经无法填补,于是,只好从虚拟的想象中去寻求寄托。“江潭”是作者想像中梁耿谪居之处。“春草萋萋”是《楚辞。招隐士》中语:“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古人常以春草之生,兴游子思归之情。“萋萋”形容春草的茂盛。春草由初生而至茂盛,游子自当由远出而思归,但实际情形并非如此。游子欲归而不得归,梁耿远谪未返,己亦正行赴贬所。诗人原想借《楚辞》的妙文秀句填补内心的感情空白,至此则非但不能达到此项目的,反而更增添了几分凄怆寥落之感。充塞于诗人心头而又聊可与友人千里相接的,唯有一片连绵不断、延伸天涯海角的萋萋春草而已。由此可见,他们彼此的心境都是非常悲苦的。

  全词六言八句,四十八字,五平韵。每句作三次停顿,音节短促激楚,有一波三折之妙,颇能传达出作者郁抑不舒的哀切心情。中间四句两两相对,不仅有律诗的严整,而且多用民歌语言(如“千里万里”,“前溪后溪”),有歌词的通俗和回环荡漾的情致,因此很适合于传唱。窦弘余《广谪仙怨序》称刘长卿撰写此词后,曾“吹之为曲,意颇自得”,足见作者自己也是很欣赏这篇作品的。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译文】

  暮色降临,山色苍茫愈觉路途远,

  天寒冷,茅草屋显得更贫困。

  柴门外忽传来犬吠声,

  风雪夜回宿家的家人回来了。


【赏析一】

  这首诗用极其凝炼的诗笔,描画出一幅以旅客暮夜投宿、山家风雪人归为素材的寒山夜宿图。诗是按时间顺序写下来的。首句写旅客薄暮在山路上行进时所感,次句写到达投宿人家时所见,后两句写入夜后在投宿人家所闻。每句诗都构成一个独立的画面,而又彼此连属。诗中有画,画外见情。


【赏析二】

  就写作角度而言,前半首诗是从所见之景着墨,后半首诗则是从所闻之声下笔的。因为,既然夜已来临,人已就寝,就不可能再写所见,只可能写所闻了。「柴门」句写的应是黑夜中、卧榻上听到的院内动静;「风雪」句应也不是眼见,而是耳闻,是因听到各种声音而知道风雪中有人归来。这里,只写「闻犬吠」,可能因为这是最先打破静夜之声,也是最先入耳之声,而实际听到的当然不只是犬吠声,应当还有风雪声、叩门声、柴门启闭声、家人回答声,等等。这些声音交织成一片,尽管借宿之人不在院内,未曾目睹,但从这一片嘈杂的声音足以构想出一幅风雪人归的画面。

  诗写到这里,含意不伸,戛然而止,没有多费笔墨去说明倾听这些声音、构想 这幅画面的借宿之人的感想,但从中透露的山居荒寒之感,由此触发的旅人静夜之情,都不言自见,可想而知了。


【赏析三】

  诗的开端,以「日暮苍山远」五个字勾画出一个暮色苍茫、山路漫长的画面。诗句中并没有明写人物,直抒情思,但使读者感到其人呼之欲出,其情浮现纸上。这里,点活画面、托出诗境的是一个「远」字。它给人以暗示,引人去想象。从这一个字,读者自会想见有人在暮色来临的山路上行进,并推知他的孤寂劳顿的旅况和急于投宿的心情。接下来,诗的次句使读者的视线跟随这位行人,沿着这条山路投向借宿人家。天寒白屋贫」是对这户人家的写照;而一个「贫」字,应当是从遥遥望见茅屋到叩门入室后形成的印象。上句在「苍山远」前先写「日暮」,这句则在「白屋贫」前先写「天寒」,都是增多诗句层次、加重诗句分量的写法。漫长的山路,本来已经使人感到行程遥远,又眼看日暮,就更觉得遥远;简陋的茅屋,本来已经使人感到境况贫穷,再时逢寒冬,就更显出贫穷。而联系上下句看,这一句里的「天寒」两字,还有其承上启下作用。承上,是进一步渲染日暮路遥的行色;启下,是作为夜来风雪的伏笔。

  这前两句诗,合起来只用了十个字,已经把山行和投宿的情景写得神完气足了。后两句诗「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写的是借宿山家以后的事。在用字上,「柴门」上承「白屋」,「风雪」遥承「天寒」,而「夜」则与「日暮」衔接。这样,从整首诗来说,虽然下半首另外开辟了一个诗境,却又与上半首紧紧相扣,不使读者感到上下脱节。但这里,在承接中又有跳越。看来,「闻犬吠」既在夜间,山行劳累的旅人多半已经就寝;而从暮色苍茫到黑夜来临,从寒气侵人到风雪交作,从进入茅屋到安顿就寝,中间有一段时间,也应当有一些可以描写的事物,可是诗笔跳过了这段时间,略去了一些情节,既使诗篇显得格外精炼,也使承接显得更加紧凑。诗人在取舍之间是费了一番斟酌的。如果不下这番剪裁的功夫,也许下半首诗应当进一步描写借宿人家境况的萧条,写山居的荒凉和环境的静寂,或写夜间风雪的来临,再不然,也可以写自己的孤寂旅况和投宿后静夜所思。但诗人撇开这些不去写,出人意外地展现了一个在万籁俱寂中忽见喧闹的犬吠人归的场面。这就在尺幅中显示变化,给人以平地上突现奇峰之感。


【赏析四】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是唐代诗人刘长卿的一首五言古诗,这首诗描绘的是一幅风雪夜归图。前两句,写诗人投宿山村时的所见所感。后两句写诗人投宿主人家以后的情景。描画出一幅以旅客暮夜投宿,山家风雪人归为素材的寒山夜宿图。


【赏析五】

  这首诗描绘的是一幅风雪夜归图。前两句,写诗人投宿山村时的所见所感。首句中“日暮”点明时间:傍晚。“苍山远”,是诗人风雪途中所见。青山遥远迷蒙,暗示跋涉的艰辛,急于投宿的心情。下句“天寒白屋贫”点明投宿的地点。“天寒白屋贫”:主人家简陋的茅舍,在寒冬中更显得贫穷。“寒”“白”“贫”三字互相映衬,渲染贫寒、清白的气氛,也反映了诗人独特的感受。

  后两句写诗人投宿主人家以后的情景。“柴门闻犬吠”,诗人进入茅屋已安顿就寝,忽从卧榻上听到吠声不止。“风雪夜归人”,诗人猜想大概是芙蓉山主人披风戴雪归来了吧。这两句从耳闻的角度落墨,给人展示一个犬吠人归的场面。

  这首诗用极其凝炼的诗笔,描画出一幅以旅客暮夜投宿、山家风雪人归为素材的寒山夜宿图。诗是按投宿的顺序写下来的。表达了诗人对劳动人民清贫生活的同情。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译文】

  暮色降山苍茫愈觉路途远,天寒冷茅草屋显得更贫困。柴门外忽传来犬吠声声,风雪夜来了我这个投宿的人。


【赏析一】

  这首诗描绘的是一幅风雪夜归图。

  前两句,写诗人投宿山村时的所见所感。首句“日暮苍山远”,“日暮”点明时间,正是傍晚。“苍山远”,是诗人风雪途中所见。青山遥远迷蒙,暗示跋涉的艰辛,急于投宿的心情。次句“天寒白屋贫”点明投宿的地点。“白屋”,主人家简陋的茅舍,在寒冬中更显得贫穷。“寒”“白”“贫”三字互相映衬,渲染贫寒、清白的气氛,也反映了诗人独特的感受。

  后两句写诗人投宿主人家以后的情景。“柴门闻犬吠”,诗人进入茅屋已安顿就寝,忽从卧榻上听到吠声不止。“风雪夜归人”,诗人猜想大概是芙蓉山主人披风戴雪归来了吧。这两句从耳闻的角度落墨,给人展示一个犬吠人归的场面。

  这首诗历来解释不同,主要分歧是在对“归”的理解上。一种意见认为“归”是诗人的来到,诗人在迷漫风雪中忽然找到投宿处,如“宾至如归”一般。另一种意见是芙蓉山主人风雪夜归。关键是诗人的立足点在哪里。前者,诗人是在“白屋”外,在风雪途中;后者,诗人在“白屋”内,或前两句在屋外,后两句在屋内。


【赏析二】

  这首诗写旅客傍晚时投宿山中主人家的所见所闻。诗歌按时间顺序来写,先写大雪天旅客傍晚时在山路上行走的心中感受,由于天色将晚,旅客有些着急,因而觉得路途更为遥远,以致感到对面的青山也越来越远。接着写旅客准备投宿山中主人家的所见,从茅草屋可知这位主人家贫穷,而由于天寒地冻,就越发显得贫穷不堪。以上描写好像随着旅客的脚步由远及近。紧接着写诗人投宿的情景。投宿叩门,引起声声犬吠,具有山民居住的特征;而风雪之夜得以投宿,真如回家一样感到特别亲切、温暖,所以说“夜归人”。至于投宿进屋之后的一切,诗人就一概不写,留待读者自己去想象了。诗人写雪夜投宿,不写“宿”的情况,而是以写景着重表现雪夜途中的心情,以及叩门投宿的景况,这种剪裁十分巧妙,值得仔细品味。


【赏析三】

  此诗作于诗人贬谪湘楚之时,写一位行途上的旅客,在日暮天寒之时顶风冒雪寻找投宿的情景。全诗用凝炼的笔法,通过寥寥二十字描画出一幅寒山夜宿图。全诗按照时间顺序写成,首句写诗人在傍晚的山路上艰难行进时的感受,次句写到达投宿人家时的所见,后两句写入夜后的所闻。每句诗都构成一个独立的画面,可谓诗中有画,画外有情。

  诗的开端,用“日暮苍山远”五个字勾画出一个暮色苍茫、路远途长的画面。透过一个“远”字,读者自然可以想见到诗人在暮色来临的山路上行进时的那份孤寂和劳顿以及急于投宿的心情。接下来,诗的次句使读者的视线跟随诗人,沿着蜿蜒的山路投向了借宿人家。“天寒白屋贫”是对这户人家的描述。后两句诗“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写的是借宿人家以后的事情,镜头也由远景逐渐移入近处。一“闻”一“吠”两动词前后呼应,又生动表现出行人感到归宿有望的喜悦。并且这两字又照应了第四句,才引出了“风雪夜归人”。至此景已尽,而意却无穷。


【赏析四】

  这是一首诗,也象一幅画。全诗仅以寥寥二十个字,便勾勒出一个严冬寒夜的山村景象和一个逢雪借宿者的形象。

  诗一上来,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漫无边际的霭暮笼罩着远处的千嶂万壑,旷野茅屋在凛冽寒气的侵凌下显得是那么孤零安谧。起联不写行人的兼程寻宿,而先写他已找到安顿处后从远处看到的山村景象,这在布局上既避免平铺直叙,又给下联创造了一个广阔的空间和一种萧瑟的气氛。

  下二句,由远景逐渐移入近处,写白屋有人归来,引起了柴门外的犬吠声,这声音来得多么突然,又是多么可喜可亲!如果说,上联已构成了一幅寒寂清冷的风景画,那么下联便是在这幅画的显眼处,纳入了声响和人物,添上寒风和飞雪,经这样的渲染、照应,就把遥见的“苍山”、“白屋”,近闻的“犬吠”和眼下的“风雪”交织成章了。

  刘长卿这首诗的意境是从“夜”这个中心词生发开去的。“夜”是全诗的脉络,“天寒”和“风雪”加深了“夜”的寒意。这夜,是眼前客观现实的寒夜,也是诗人内心对时势有所感受的象征意味的寒夜。刘长卿是一个“魏阙心常在,随君亦向秦”(《送王员外归朝》)的入世者,但现实生活却使他沦为一个寄迹楚湘的谪臣。他痛恨上司诬加的罪名,也深知代宗的圣意难违。在诗人心目中朝廷和官场的现状就如同这“风雪夜”一般,他既不愿随波逐流、攀龙附凤,又无力拨乱反正,自然只好怆然喟叹。由于在人生道路上长期奔波,当诗人这一次于风雪之夜得到芙蓉山主人的接待,其内心的复杂思绪:悲凉、辛酸之感中夹杂着某种庆幸和温暖的慰藉,是可以想见的。

  这首诗的遣词造句颇见功力。用“苍山”对“白屋”,山是苍色,屋是白色,二者遥相映照,便构成一个银白苍茫的世界。再以“远”和“贫”真(这里的“贫”是少、乏的意思)来点出眼前的空旷浩茫,这就准确地表达了从远处看到的景象。第三句中的“柴门”和“犬吠”。既照应了“白屋”,又是“白屋”的延伸。特别是句中一“吠”字,响亮有声,划破了日暮天寒山村的宁静,唤起了寂寥群山的回响,给沉睡的郊野带来了生气。


【赏析五】

  这首诗描绘的是一幅风雪夜归图。前两句,写诗人投宿山村时的所见所感。首句中“日暮”点明时间:傍晚。“苍山远”,是诗人风雪途中所见。青山遥远迷蒙,暗示跋涉的艰辛,急于投宿的心情。下句“天寒白屋贫”点明投宿的地点。“天寒白屋贫”:主人家简陋的茅舍,在寒冬中更显得贫穷。“寒”“白”“贫”三字互相映衬,渲染贫寒、清白的气氛,也反映了诗人独特的感受。

  后两句写诗人投宿主人家以后的情景。“柴门闻犬吠”,诗人进入茅屋已安顿就寝,忽从卧榻上听到吠声不止。“风雪夜归人”,诗人猜想大概是芙蓉山主人披风戴雪归来了吧。这两句从耳闻的角度落墨,给人展示一个犬吠人归的场面。

  这首诗用极其凝炼的诗笔,描画出一幅以旅客暮夜投宿、山家风雪人归为素材的寒山夜宿图。诗是按投宿的顺序写下来的。表达了诗人对劳动人民清贫生活的同情。

“流落征南将,曾驱百万师。”刘长卿《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流落征南将,曾驱百万师。

  罢归无旧业,老去恋明时。

  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


【译文】

  这位漂泊流离的征南老将,当年曾经指挥过十万雄师。

  后来他罢职回乡没有产业,到老年他还留恋贤明之时。

  少壮时独立功勋三边平静,为国轻生只有随身佩剑知。

  在茫茫的汉江上飘来荡去,日到黄昏你还想要去哪里?


【赏析一】

  《送李中丞之襄州》是唐代诗人刘长卿的作品。此诗以深挚的感情颂扬了李将军的英雄气概、忠勇精神和卓著功绩,对老将晚年罢归流落的遭遇表示了无限的同情。

  诗的前六句,都是刻划老将形象的,用语豪壮,老将舍身为国、英勇奋战的神威形象表现得非常突出有力。结尾一联,寓情于景,以景衬情,含蓄地表现老将日暮途穷的不幸遭遇。全诗情调悲怆,感人至深。


【赏析二】

  此诗抒发作者对主人公被斥退罢归的惋惜不满与感慨之情。起句以浩叹发出,“征南将”点明归者以前身份,就是这位南征北战的将军,如今却被朝廷罢斥遣归,投老江头,萧条南归,恓惶而去。“流落”二字融注情感,突发领起,总冒全首,含裹通体,撞心触眼,是为一篇主意所在,一起手即与别者连缀纽结,开出下文若大天地。此句从眼前事写起,次句叙其人先前军职显要,重兵在握。“驱”意为统率,下得有力。“十万师”而能驱遣自如,表现其叱咤风云的才干,足见其人的不凡。不过这些都成为过去,一个“曾”字,深深地荡入雄壮的岁月,饱含唏嘘惋叹。首联今昔对比,叙其身世处境,感慨难以名状。

  颔联写友人困顿坎坷,仍眷恋朝廷。“罢归”“老去”指出将军“流落”之因,“归无旧业”说明题目的“襄州”,仅家徒四壁而已。也暗示其人一心戎马,为国征战不解营生。在“古木苍苍离乱后,几家同住一孤城”(《新息道中作》)的时代,老去投归,景况可想。两句上二下三,前后转折,意义上中间含个“而”字在,顿挫而沉郁,有杜诗风神。所谓“明时”,实则为作者对时局的微词。戎马一生、屡树战功的将军,却被罢斥,足见朝廷之“不明”。两句为对文,作互文看更有慨触。次句语由直寻,羌无故实,但“老去”犹“恋”,则使人不能不想起廉颇老矣还希重用的史实,而同情这位被迫退职的军人。

  颈联两句又荡回过去,承“曾驱”来,追忆将军昔日独镇“三边”(泛指边防),敌寇生畏,关塞晏然,有功于国。次句为“一剑知轻生”的倒句。“一剑知”,意谓奔勇沙场,忠心可鉴,此外,出生入死,效命疆场,也只有随身伙伴——佩剑知道。有感于时局不明,焉得逢人而语,这是感慨系之的话。两句字斟句酌,句凝字稳。谓语“静”“知”殿在句后,以示其人的功业与赤心。独静三边,为国轻生,以示“罢归”,尚非其时。

  以上六句都可视为挥手别后所思,尾联“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结到眼前,以实景束住,念及其故居旧业无存,因此有“欲何之”的忧问。既罢归而无所可去,伤其恓惶流落,老而不遇。这末尾回首一问,既关合“罢归”句,又与起手“流落”语意连成一片。日暮苍苍,汉水茫茫,老将白发,归去何方。沉沉暮色吞去了一片孤帆,茫茫汉江也似乎吞没了诗人关照的疑问,“欲何之”的关注之情,也使人思绪波荡,触动读者深切的寻思和悬念。


【赏析三】

  这首诗是赠送退伍军人李中丞,赞扬他久经沙声,忠勇为国,感伤他老来流落的境遇。首联先写李氏曾是十万大军将帅,而老来流落;三、四两联写他廉洁奉公和忠心耿耿;末联写江汉茫茫,年纪老迈,将“欲何之”?全诗对久经沙场,晚沦江汉的老将,寄予无限的同情。


【赏析四】

  “流落”二字概括了李中丞的现状,表现了作者对他的深切同情。全诗多处对“流落”二字进行照应。“罢归无旧业”既表其清廉,也说明其“流落”的原因,最后两句写起“流落”之状,更寄寓深切同情。

  “曾驱”一句及“独立”一联写其当年何等威风,何等功业,与今之“流落”形成鲜明对比,更突出其人“流落”之可叹。因此说“流落”是全篇诗眼是正确的。


【赏析五】

  刘长卿 (709——约780)中国唐代诗人。字文房。宣城(今属安徽)人,生于洛阳(今属河南),郡望河间(今属河北)。以五言律诗擅长,玄宗天宝进士。肃宗至德间任监察御史、长洲县尉,贬岭南南巴尉,后返,旅居江浙。代宗时历任转运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再贬睦州司马。德宗建中二年(781),任随州(今属湖北)刺史,世称刘随州。他生平坎坷,有一部分感伤身世之作,但也反映了安史乱后中原一带荒凉凋敝的景象。如《穆陵关北逢人归渔阳》、《疲兵篇》、《新息道中作》等,笔调苍凉沉郁。刘长卿诗以五七言近体为主,尤工五言。五律简练浑括,于深密中见清秀。如《新年作》、《岳阳馆中望洞庭湖》、《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海盐官舍早春》等。七律也多秀句 ,如“细雨湿衣看不见 ,闲花落地听无声”(《别严士元》)、“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长沙过贾谊宅》)。

  五绝如《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江中对月》、《送灵澈上人》,以白描取胜,饶有韵致。但他的大部分诗内容单薄,境界狭窄,缺少变化,有字句雷同之感。《新唐书·艺文志》著录其集10卷。较流行的是明翻宋本《唐刘随州诗集》(10卷诗,1卷文),《全唐诗》编录其诗5卷。

“江春不肯留行客,草色青青送马蹄。”刘长卿《送李判官之润州行营》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万里辞家事鼓鼙,金陵驿路楚云西。

  江春不肯留行客,草色青青送马蹄。


【译文】

  你离别家乡不远万里去从事军务,西去的云彩飘在金陵的路上。江畔迷人的春色留不住你,青青的芳草也好像在为你送行。


【赏析一】

  这是一首送友人从军的诗。前两句叙事,鼓鼙是古代军队中用的小鼓,这里用来代指军事。友人不远万里告别家乡,穿过金陵驿路,前往楚云西处的军营效力。后两句抒情,抒写与友人的惜别之情。但作者并没有直接说出,而是把它融于景物之中。江边春色本无所谓“肯”与“不肯”的,但作者赋物以情,借物抒情,他埋怨江边的春色不肯留住远行的客人,青青的春草把友人无情地送走了。以春草之无情反衬对友人的不舍之情,这样的写法使这首小诗读来情味悠长,让人回味无穷。


【赏析二】

  《送李判官之润州行营》是盛唐刘长卿作的一首七言绝句。作品描述的是诗人送一位做判官的南方朋友赴军。深厚的友情,倾注于这首情意依依的诗中。


【赏析三】

  前二句先写出分别之因与所到之地,首句句内倒装,应是“辞家万里事鼓鼙”,“万里”径置句首,突出此行迢迢,是为长离之别,为下文作了铺叙。“事鼓鼙”,指从事军务,“金陵(润州)驿路”是驰马赴往所在,但并非目的地,只是临时驻扎的“行营”,还将继续奔赴“楚云西”,即安徽淮南一带,古属楚地。而次句含示:将取道金陵行营还将向西边的楚地进发。不说楚地,而说“楚云”,意在明辞家“万里”之遥,透出诗人眺望远方,关切友人征途迢迢的行程。

  上二句意绪明白,就空间的遥远叙写别意,末二句再从时间角度向前一层,说明挥手匆匆。“江春”有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之伤思。“草色青青”含“萋萋满别情”式的意绪,触动“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的情怀,这于作者,自所难免。然而这里抛开送者之情,而着眼于别者之意。既觑定行者,又不落言筌。说“江春不肯留行客”似乎它原来能留行客,而此番却故意“不留”了。从军者别得急急,送别者却情思深深,希望再有个“劝君更进一杯酒”的小叙机会,种种情意,见于言外,因此,末句的“草色青青送马蹄”,既是指江春不仅家乡固有,而且,一眼望去,春色不尽、青青无际,将护送着友人伴其而去。另一面惜别、欲留的情意,也随着这无尽的青青草色展开,难舍难别的友情转化为青草对马蹄的依恋。


【赏析四】

  江春不肯留行客,草色青青送马蹄。

  这两句是说,春到大江,行客启程,送行之人想留住客人,但时间不允许了;客人骑马远去,送行之人还在伫目远送,越行越远,伏在马背上的客人的身影已不可见,只仿佛看见青青草色之上马蹄腾空,好像青草也在为客人送行。诗人在这里巧妙地运用拟人化手法,把自己对朋友的难舍之情,化为青草对马蹄的依依不舍,既生动,又形象,十分精彩。


【赏析五】

  润州,故治在今江苏镇江,距金陵相近,因此唐人也称润州为金陵。诗人送一位做判官(地方长官的僚属)的南方朋友赴军,深厚的友情,倾注于这首情意依依的诗中。

“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刘长卿《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流落征南将,曾驱十万师。

  罢归无旧业,老去恋明时。

  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


【译文】

  这位漂泊流离的征南老将,当年曾经指挥过十万雄师。

  后来他罢职回乡没有产业,到老年他还留恋贤明之时。

  少壮时独立功勋三边平静,为国轻生只有随身佩剑知。

  在茫茫的汉江上飘来荡去,日到黄昏你还想要去哪里?


【赏析一】

  诗人送别一位曾身经百战建立殊勋的老将李中丞,回想起将军当年的雄风,赞颂了将军英勇无畏,舍身为国的英雄气概,对将军晚年罢官漂泊的处境寄予无限同情与愤慨,隐约地谴责了统治者的冷酷无情。

  全诗感情激昂,刻画人物形象生动,慷慨苍劲,含蓄沉郁。


【赏析二】

  这首诗大约与于安史之乱平息后不久。这是一首送别诗,是诗人送给晚年失意、回归故乡的好友李中丞的。全诗以饱含深情的笔墨赞扬了李将军的英雄气概、忠勇精神和丰功伟绩。对老将军晚年罢归回乡的不幸遭遇寄寓了深切的同情。

  首联写曾经统帅十万大军、叱咤风云、功业显赫的李将军,如今却被朝廷罢斥遣归。诗人通过今昔对比,昭示了朝廷的不公和将军的凄楚。“流落”二字为全诗的诗眼,撞击读者的心灵,引起了读者的感情共鸣。一个曾字勾起对逝去岁月的回忆,饱含欷歔惋叹。一个为国家屡建战功的老将军最终落得如此下场,怎不叫人寒心?

  颔联写李将军为国戍边,不解营生,罢官而归,家徒四壁,别无产业,由此足见将军的清正廉洁;晚年离开朝廷,仍然眷念着当今政治清明的时代,由此足见将军的赤胆忠心。所谓“明时”,实则为诗人对朝廷的微词。戎马一生、屡树战功的将军,却被罢斥,足见朝廷之“不明”。“老去”犹“恋”,则使人不能不想起廉颇老矣还希重用的史实,而由衷敬佩这位渴望继续为国家建功立业的老将军。

  颈联又荡回去,承首联“曾驱”来,写李将军当年威镇边疆,出生入死,以身许国,只有随身佩带的宝剑知道。其次名为“一剑知轻生”的倒装句。李将军的一片忠心,宝剑可鉴,苍天可鉴。世道黑暗,奸人当道,有谁知道将军的赤子之心?又有谁记得将军的卓越功业?

  尾联写日暮苍苍,江水茫茫,将军老而不遇,归去何方?寓情于景,以景衬情,含蓄地表现老将军日暮途穷的不幸遭遇,情调悲怆,感人至深。末尾一问,既关合“罢归”句,又与开篇“流落”句相扣。诗人关切的询问,拨动了读者的心弦,触动了读者的寻思和悬念。


【赏析三】

  《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大致为安史之乱平息不久的诗作。诗人为主人公被斥退罢归的不幸遭遇所感,抒发惋惜不满与感慨之情。

  起句以浩叹发出,“征南将”点明归者以前身份,就是这位南征北战的将军,如今却被朝廷罢斥遣归,投老江头,萧条南归,恓惶而去。“流落”二字融注情感,突发领起,总冒全首,含裹通体,撞心触眼,是为一篇主意所在,一起手即与别者连缀扭结,开出下文若大天地。此句从眼前事写起,次句叙其人先前军职显要,重兵在握。“驱”意为统率,下得有力。“十万师”而能驱遣自如,表现其叱咤风云的才干,足见其人的不凡。不过这些都成为过去,一个“曾”字,深深地荡入雄壮的岁月,饱含唏嘘惋叹。首联今昔对比,叙其身世处境,感慨难以名状。

  颔联写友人困顿坎坷,仍眷恋朝廷。“罢归”、“老去”指出将军“流落”之因,“归无旧业”说明题目的“汉阳别业”,仅家徒四壁而已。也暗示其人一心戎马,为国征战不解营生。在“古木苍苍离乱后,几家同住一孤城”(《新息道中作》)的时代,老去投归,景况可想。两句上二下三,前后转折,意义上中间含个“而”字在,顿挫而沉郁,有杜诗风神。所谓“明时”,实则为作者对时局的微词。戎马一生、屡树战功的将军,却被罢斥,足见朝廷之“不明”两句为对文,作互文看更有慨触。次句语由直寻,羌无故实,但“老去”犹“恋”,则使人不能不想起廉颇老矣还希重用的史实,而同情这位被迫退职的军人。

  颈联两句又荡回过去,承“曾驱”来,追忆将军昔日独镇“三边”(泛指边防),敌寇生畏,关塞晏然,有功于国。次句为“一剑知轻生”的倒句。“一剑知”,意谓奔勇沙场,忠心可鉴,此外,出生入死,效命疆场,也只有随身伙伴——佩剑知道。有感于时局不明,焉得逢人而语,这是感慨系之的话。两句字斟句酌,句凝字稳。谓语“静”、“知”殿在句后,以示其人的功业与赤心。独静三边,为国轻生,以示“罢归”,尚非其时。

  以上六句都可视为挥手别后所思,尾联“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结到眼前,以实景束住,念及其故居旧业无存,因此有“欲何之”的忧问。既罢归而无所可去,伤其恓惶流落,老而不遇。这末尾回首一问,既关合“罢归”句,又与起手“流落”语意连成一片。日暮苍苍,汉水茫茫,老将白发,归去何方。沉沉暮色吞去了一片孤帆,茫茫汉江也似乎吞没了诗人关照的疑问,“欲何之”的关注之情,也使人思绪波荡,触动读者深切的寻思和悬念。


【赏析四】

  这首诗是赠送退伍军人李中丞,赞扬他久经沙声,忠勇为国,感伤他老来流落的境遇。首联先写李氏曾是十万大军将帅,而老来流落;三、四两联写他廉洁奉公和忠心耿耿;末联写江汉茫茫,年纪老迈,将“欲何之”。

  全诗对久经沙场,晚沦江汉的老将,寄予无限的同情。


【赏析五】

  送别是我国古典诗歌中永恒的题材。一般的送别诗,大多 抒发惜别伤感之情,写得悲悲戚戚。

  而该诗立意独出机杼,激起高昂,写的是送别一位曾身经百战、建立殊勋的老将军李中丞,回丰收起将军当年的雄风,赞颂了将军英勇无畏、舍身为国的英雄气概,对将军晚年罢官漂泊的处境寄予无限同情与愤慨,对统治者的冷酷无情予以谴责。该诗以李将军的流落无依开始,又以流落无依结束,结构严谨,首尾圆合。全诗苍劲悲凉,含蓄沉郁,于意气慷慨中透出同情、愤慨和不平之感。

“白云依静渚,芳草闭闲门。”刘长卿《寻南溪常道士》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屐痕。

  白云依静渚,芳草闭闲门。

  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

  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译文】

  一路上经过的地方,青苔小道留下鞋痕。

  白云依偎安静沙洲,春草环绕道院闲门。

  新雨过后松色青翠,循着山路来到水源。

  看到溪花心神澄静,凝神相对默默无言。


【赏析一】

  《寻南溪常山士》是唐代诗人刘长卿的作品。此诗写寻访常山道士不遇,却得到别的情趣,领悟到“禅意”之妙处,通过描绘道士所居环境的清幽静美,衬托了道士的超尘雅洁。全诗结构严密紧凑,层层扣紧主题,风格自然清新。

  刘长卿多与方外之人交往,集中有许多赠和尚道士的篇章。这首诗写他寻访道士不遇,于是欣赏山色,看松寻源,而在闲静的自然环境中,领悟了清静的禅理,感到一种与道士神交,与大自然默契的愉悦。意境颇类王维诗。全诗洋溢着清新、幽静、闲淡。


【赏析二】

  《寻南溪常道士》是朝诗人的作品之一。《寻南溪常道士》作品别名《寻南溪常山道人隐居》。大历(唐代宗李豫年号,公元766——779年)前后年间,是个感伤时代,很多诗歌都着意表现感伤色彩,但更多的是摆脱时代失意、政治苦闷、人世困惑,而追求宁静、冲远、淡泊的心理。刘长卿此诗也反映了当时的“时代心声”。

  诗人兴冲冲步行山中拜访一位道士,不想却吃了个闭门羹,在居所远近寻找,仍未如愿,诗人非但没有产生失望惆怅,反而获得精神惬意和心理的满足。


【赏析三】

  全诗围绕着题目的“寻”字,逐渐展开。“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履痕”,开始二句就突出一个“寻”字来,顺着莓苔履痕(一作“屐痕”),一路寻来。语言浅淡质朴,似乎无须赘言:那人迹罕至的清幽山径,正是常道士出入往来之地,这里没有人间喧嚣,满路莓苔。履痕屐齿给来访者带来希望和猜想:幽人不远,晤面在即;否则就是其人出晤,相会须费些周折。

  颔联写由顺其路而始入其居境。两句写景平列,用意侧重“闭门”寻人不遇。“白云依静渚”,为远望。

  白云絮絮,缭绕小渚。“依”字有意趣。越溪(或是缘溪)而至其巖扉,近看则“春草闭闲门”,蓬门长闭,碧草当门,道士不在寓所。如果说一路莓苔给人幽静的印象,那么这里的白云、芳草、静渚、闲门,则充满静穆淡逸的氛围。渚是“静”的,白云、芳草也是静静的。门“闲”,不遇之人,来访者不期然而然的心境也“闲”。一切都显得恬静自然,和谐默契,不受丝毫纷扰。在自然景物的观照中,悄然融入自在平静的心绪,来访不遇的怅然,似乎被这清幽、宁静的环境,带有内省参照的“禅意”所冲化,渐趋恬然。

  独闭的闲门,摇曳的小草,使人浸润在“绿满窗前草不除”的幽静自在境界,滋味咸化于这静默的世界之中。

  上四句叙寻而不遇,意绪明白。后四句继写一路景观,浑化无迹须缓缓味出。“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这看松寻源,所趋何向,是不遇而再寻,还是顺便一游其山,还是返回,诗人没有说出。两句以景带叙,下句叙事成份更多些。“水源”,应该不是指来时“经行处”,所以“随山”不是下山,而是入山,随山转折,缘山道探寻水源。道士不在寓所,因此这寻水源,也就是寻道士,“随”字简洁,山道纡绕,峰回路转,随山探源,缘水经山。其间林壑深秀,水声潺潺,都由这个“随”字导人神游,启迪丰富的“曲径通幽”的想象。上句“过雨看松色”,或指道士居所“门外景”,或指“随山”时的景致。“过雨”暗示忽然遇雨,诗人仅仅用一“过”字表示它的刚刚存在,而着意于雨霁云收之后翠绿生新的松色。“过”字,把阵雨带来的清新宜人的气息、物色,轻松自然地托显出来,同时也隐隐带出漫步山道的时间进程。

  “过雨”,涮新了松色,也带来冥想。自生自灭的短暂一“过”,和静静白云一样,已在写“禅意”(金性尧)。

  尾联的“禅意”,用得精妙。诗人看见了“溪花”,却浮起“禅意”,从幽溪深涧的陶冶中得到超悟,从摇曳的野花静静的观照中,领略到恬静的清趣,溶化于心灵深处是一种体察宁静,荡涤心胸的内省喜悦,自在恬然的心境与清幽静谧的物象交融为一。况且禅宗本来就有拈花微笑的故事,这都溶入默契不言的妙悟中,而领会出“禅意”,因用“与”,把物象和情感联结起来。禅宗的妙悟和道家的得意忘言,有内在相通之处。佛道都喜占山林,幽径寻真,荡入冥思,于此佛道互融,而进入“相对亦忘言”的精神境界。

  芳草松色、白云溪花的美感,“禅意”默想的清享,都清美极了。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惬意自得的感受,也都含融在诗的“忘言”之中。


【赏析四】

  刘长卿(约709——约785年)唐代诗人,字文房,河间(今河北省河间县)人,开元(713——741)进士,曾任长州县尉,遭贬后出。唐肃宗至德(756——758)年间,曾任淮西鄂岳转运留后,因被人诬陷,下姑苏(今江苏省苏州市)狱,后贬为潘州(今广东省茂名市)南巴尉,移陆州司马。官至随州刺史,世称刘随州。

  一生不得志,写诗抒政治失意,写自然景物简括鲜明,五绝、七律成就较高,自称“五言长城”。有《刘随州诗集》。


【赏析五】

  诗是写寻隐者不遇,却得到别的情趣,领悟到“禅意”之妙处。结构严密紧凑,层层扣紧主题。

  诗题为“寻”,由此而发,首两句一路“寻”来,颔联写远望和近看,“寻”到了隐士的居处。颈联写隐者不在,看松寻源,别有情趣。最后写“溪花自放”而“悟”禅理之无为,即使寻到了常道士,也只能相对忘言了。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
博评网